史前停更博主

我选择下海然后擦干冬天娘

也太久了,吹上一颗糖的流行语还是神仙大手是真的,现在的彩虹屁都是锁了请你们结婚我的眼泪不值钱,怎么说呢这么久终于等到他们了,我们也算没白老,算是不蹉跎,是吧?

今日你终于明白我深情

诸位耳钉是不是反了?

泥大耶:

上引号

薛可勇,你闻我酒味浓吗?哈一一一一


下引号

最后,我实在不知道这一段有什么好敏感。

……脑子里划过一万条大纲

不如来猜猜开司的拉郎配是谁?第一个猜对的可以提一个要求。

————

完蛋了,你们丫对我套路贼熟

假条

沉迷动物世界一阵子 有缘就能看见更新

【时木】暗涌 16(上)

有点少哈哈哈,在玩的游戏今天出了个新门派








两人回到时樾办公室,望着那碗被时樾挑得整整齐齐的麻辣香锅饭发呆。

 

时樾说,凉了,出去吃吧。

 

方木问,现在食堂还开着吗?

 

时樾一笑,警察不休息,人家食堂大叔大妈要休息啊。

 

方木低下头,也是一笑。

 

两人各自收拾东西,方木将一次性塑料饭盒的盖子扣好。时樾冲他伸出手道,来,我一起扔了。

 

方木却捧起饭盒,笑道,我明天热热,还可以吃。

 

他便拿起饭盒,回自己的办公室收拾。

 

时樾看着他的身影从暖黄的灯融入楼道的黑暗里,不由自主地,牵出一抹笑。

 

他低头想了想,打了个响指,暗暗握拳。

 



 

开到深夜的餐厅不多,俩人开车转了一圈,找了家wagas。

 

方木半真半假地抱怨,还以为时总要请什么好的呢,没想到还是……

 

时樾大口啃三明治,问,还是什么?

 

方木说,上班族口味。

 

时樾自嘲,穷啊。我当年每个月就几百块,大半都给你,你也不是不知道。后来那几年你也不晓得我是怎么——

 

他突然住了口,道,算了,你应该也不是很在乎。

 

方木费了老大劲才咽下去了那句“我很在乎啊”。

 

时樾转瞬就换了一个话题,问他,你是用了什么法子,为什么江亚愿意招?

 

方木道,法子?没有啊。只是朱志超是他的同伙。江亚先前自首,只是为了稳定住警方,留给同伙以动手的时间,然而朱志超此时也锒铛入狱,所以他在逐渐地调整应对策略罢了。我感觉他们应该是在与什么对抗,也许就是以三角锥图案为图腾的那个犯罪组织。如果是这样的话,与警方合作,对他们来说是一个不错的方法。

 

朱志超就是那个纹身男,曾经也是方木在一片黑暗的时候所握住的唯一筹码。事到如今,方木也不知道自己赌的这一把,算是成功了,抑或又没有。往好处想,他固然获得了案情进展,获得了江亚这边的知情势力帮助,但细想来这整个经过,每个关节,实则行在蜀道,险之又险。而最后这个自杀的结果,也令方木多少有些不是滋味。

 

听完了方木的话,时樾停下了咀嚼的腮帮子,问,这么快就降了,他愿意?

 

方木徐徐说,他也许一开始不愿,但得知朱志超死亡后,大概……

 

时樾把一个胡萝卜蛋糕放在他面前,说,很好,来。奖励你吃个蛋糕。

 

方木拿起甜品勺,比划了两下,还是放下了。问时樾,医院结果拿了吗?

 

时樾说,医院检得出个什么啊,我把你留下的血液样本交给乔兰他们实验室了,初步结论昨天就出来了。他一边翻找文件,一边盯着方木面前的蛋糕,笑道,怎么,胃口被我养刁了,外面的蛋糕不乐意吃了啊?

 

方木撇嘴道,你就放屁吧。

 

他接过文件细细看起来,时樾还在旁边喋喋不休,你想吃,下回有空我下厨给你做啊。过了会,又问,看得懂吗?

 

方木拳头支着下巴,有些不自觉地啃着手,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他说,你看这项、这项,还有这项。他在纸上点了几下,说,当然看得出来了,心理学都是全才。这几个数据偏差值太大。我觉得现在基本可以肯定他们的确拥有这样一个特制配方,而且应用上已经纯熟。

 

时樾语气也冷下来,那非常危险。

 

方木看着他说,时樾,我建议你也做一次验血。

 

时樾说,什么?

 

方木道,我怀疑,当时童男童女用的银杯里,放的是这种药剂可吸入形态的粉末。而江亚和朱志超一方不管出于什么目的,都是为了阻止这种粉末被大量吸入,这才扔出打火机,制造了爆炸。

 

时樾沉默。

 

方木说,还有一个猜测……射击中所使用的针剂是急性药,见效急、快,对身体伤害大,但也很快会被身体代谢出去。而吸入式的那些白色粉末……是慢性药。如果它真是一种影响意识的药,很可能会慢慢侵入你的大脑,逐渐麻痹中枢。

 

时樾道,但我那天,应该只吸入了极少的量。

 

方木指节依次敲击桌面,说道,那就是定时炸弹——无论如何,你要去查一下。

 

时樾说,查,你说的查我能不查?

 

说罢,又用叉子点点方木盘子里的蛋糕,挑眉问,你不吃我吃喽?

 

方木忍住喉中的翻动把蛋糕往时樾面前啪一放,小声说,吃,吃死你。




tbc

约会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