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大

不介意圈热圈冷
我是热的

说个脑洞

关于DOUBLE KING。

草是红桃K,神级雇佣兵,SSR那种。

他出山年纪很小,当时风头正旺的是黑桃K。在一次游轮上任务失败之后,黑桃K被逮捕,三月后越狱,后下落不明,一说是被击毙。

而传说中击毙黑桃K的人,给自己取名叫做,红桃K。


威廉是探长,老实巴交坐班小警察一个。

一次偶然之下,威廉跟着任务成功后的红桃K上了快艇,不得不在逃往另一个城市的水道里独处。

起初草以为威廉是向导。他被他安抚得很舒服,这是非常罕见的,对他来说,一个举世罕见的SSR哨兵。

后来草才发现威廉也是哨兵,不过不碍事,他已经爱上他了。

跟他相处真尼玛舒服。

爱到即使身体上并不适合,红桃K也心甘情愿趴在床上让小警察日的那种。

身体不适合没关系,可以慢慢习惯磨合。

他俩一边磨合,威廉探长一边眼看着年轻的红桃K声名鹊起,一步一步迈向神坛。

他们的距离实则在拉远中。

威廉明知他做的勾当游走在公理界限,却没能出手干涉。红桃K接任务素来锄强扶弱,惩恶扬善,削富济贫,他找不到理由口条流利地反驳他,每次说到一半要不是被怼回来惨败,要不是被连哄带骗按在床上扒了裤子,然后被白花花的两瓣肉吃进去。

威廉心中一直挣扎,却还是越陷越深。

他作为全世界唯一一个知道红桃K是谁的人,替他分担着上百条人命的恩与仇。每每在准备出警的时候预料到被甩开的结局,又数次装作因为功亏一篑而可惜。

他知道没人能抓得住红桃K。红桃K是某种方面的天才,早在他杀了上届黑桃K那时开始。

除非他对他下手。


红桃K的雇佣兵生涯一帆风顺,未尝一败。终于平步青云之后,在威廉的劝谏下,红桃K安生用积蓄置办了地产,金盆洗手,过公主日子。

几年过去,就在新一代商界政界的年轻人们几乎都不知道这个名号的时候。

一条题为黑桃K回来了的预言开始在灰色世界里流传。

风云再起。

第一个任务是保护一个zf官员。因为有人声称黑桃K曾放出话来,要取他命。

草草虽理智知道黑桃K不可能回来,但仍有直觉作祟。他最终接下了那个任务,并在环城高速上与这位黑桃K对峙。

最后黑桃K仍然在他手底下遁于无形,只如当年被他亲手杀死的老黑桃K一样,留下一张K牌。

这是常胜将军职业生涯中初尝败绩。

而后在几次任务中,他都再次间接与黑桃K交手,从未赢过。

草草傲气惯了,心有不忿。威廉探长劝他收手别查了,红桃K不听,定要掘地三尺,哪怕这新K死了也要挖出来鞭。

威廉舍不得他因为这份被激将而起的好斗而茶不思饭不想,形销骨立。却又只能默默在他回来时候为他舔舔伤口,摸摸屁股。

同时并不放弃期间这几起械斗事件的追查。


一日,威廉探长对草草说,查到黑桃K了。

当晚草草按照威廉给他的线索潜入一宅邸,却中了埋伏,拼尽全力逃出来,半条腿快废了,按照他自己的推断操起一架重摩托往港口追。

港口上,他果然遇到那辆黑桃K座驾。他用狙击枪单挑车上的人,连干死了三个,瞄准第四个的时候,草草的瞄准镜被应声射断。

在瞄准镜健在的最后一秒里,他看见威廉探长的脸。


草草回家。

草草很多天都没有出门,直到威廉探长提着吃食和酒来找他。

草草心软,最终还是让人进了门。

威廉探长很坦白。他说黑桃K不是一个人,是一群人。他也在这群人中。他说他是警方很多年以前安插在某雇佣兵组织的线人。他说他给草草的线索是真的,当晚却不知为何临时换了地方,原本的任务地点则安置了埋伏。他说很对不起草草。

草草原谅了他。

草草说这都无所谓。

草草说我很早就知道我俩之间是殊途的结果,从第一次愿意躺在你身下始便有如此觉悟。反正我俩相爱不求共性,不求一致,也不求甚解,及时行乐罢了。为啥两个天差地别的人就不能在一起了。

威廉很感动,草草又被抱了。


HE分割线。

























































相爱的人可以不求立场相同,但需求善恶相符。

红桃K最终失手那天才明白这个道理。

那个说自己是警方卧底的家伙把黑洞洞的顶在他眉心。

威廉说,红桃K,骗了你这么久真是不好意思。

威廉说,也没啥不好意思的,反正你也挺乐在其中。

草草看着他。

他最终还是原谅他了。

草草闭上了眼睛。




BE分割线。















































草草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

威廉在旁边。

草草一把抓住威廉,我想了想,上辈子最后一句话还是得说!

草草抓着威廉,字正腔圆地说,草泥马!

威廉一愣,精神向导都委屈地耷拉下耳朵。

威廉探长抓着草草说,我错了我错了,不管是啥都当作是我错了吧,草就草了,可是你以后能不能不要再接任务不要再以红桃K的名义活动了真的好危险沃,要不是医生救你你都要在自己脑袋里自己把自己杀死了,知道嘛!这行压力这么大又没有五险一金,你说你压抑出精神分裂来算不算工伤的……

然后草草才知原来全是臆想。黑桃K早死翘翘了,后面的复活全是自己,譬如在高速公路上对着高架底下的路灯点射以为射中了黑桃K的后轱辘什么的。

至于黑桃K为什么是威廉的脸,大概就是这个窝囊探长非要跟他红桃K做对,又自己逮不住他,就凭着走后门的私人关系一个劲劝他收手的缘故。

都怪他一直念一直念,把自己都念到精神分裂了!

草草气得捶病床。

威廉在一边傻笑,你不是什么都无所谓嘛,我本来以为怎么劝你都不会在意的,结果你这么在意我的话沃……

草草还在捶病床,脸却跟红桃一样红。喊闭嘴了!


TE分割线。












































李易峰说,威廉,这故事到底哪里好玩了。

陈伟霆笑到打跌,说不是啊,好玩在你在哪个平行世界都超可爱的。

李易峰说,其实这个结局他圆得不对。你没发现嘛?前任黑桃K死之后,所有现任黑桃K理应“现身了”的地方,红桃K也都在。如果红桃K作为观测者不在的话,便没有其他证据表明黑桃K可以单独存在。好比红桃K是本体,而黑桃K是如影随形的影子。所以,红桃K和黑桃K二者的身份应该说是一个有机整体,在这个整体内部的所有可能性都不能说是假的。最终我还是倾向于你才是红桃K,我是黑桃K。影子人黑桃K是为了阻止红桃K而诞生的。精神分裂的假说不成立,因为高速事件上老乔作为第二观测者也存在了。你就是那个彻头彻尾滥打滥杀的坏蛋,最后还毙掉了我。截止到那个BE,故事是真的,只不过角色调换过来,但是你毙掉我的结局也是真的。

陈伟霆说,……fongfong,你真的好无聊。我们还是好好卖手机吧。

李易峰说,能不无聊吗?天天在墙上待着,举着手机不能动还要被拍,我都要笑僵了。你脑袋再过去一点,别偏我这么近。

陈伟霆说,那fongfong,我再给你讲一个故事,这次的故事里不会还是BAD ENDING了……

李易峰说,我信你才有鬼……唔,讲吧。


end.



大家好,《DOUBLE KING》的坑我填完了,此处不接受反驳。

这是送给@肚脐眼眼眼眼 老师的礼物。

祝可爱泥生日快乐,早日暴富

评论(21)

热度(183)

  1. 凌无妖火大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