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大

不介意圈热圈冷
我是热的

【凌厉】阎罗薨 48(下)

终宣

预售进行中

——————




大年初五,城郊。

 

年节还未过去,元汐便在母亲的督促下不得不忙碌起来,铺子重新支起开张。

 

虽说是贬为庶了,可元汐见他到底没削自己的姓,想着大抵只是父皇先打个巴掌再给个甜枣罢了,也许过几天就来接他们母子回去,乐观的很。母亲却坚持,说是哪怕做戏也要做足。

 

元汐这才不情不愿听了。

 

等了一天,没等来天帝,等来了凌王。

 

元汐脸都白了,勉强护在母亲身前。

 

问,四……殿下,你、殿下有何贵干?

 

来人逆光专注看着他慌张神色,半晌,轻轻叹了口气。

 

 



在元凌的帮助下,元汐母子不日便住回宫里。有这个权倾朝野的皇子一路暗中相助,元汐到底拿回了身份,虽夺嫡战争中已被远远甩下,却起码可以自保。

 

但元凌却没能留住鬼厉。在天帝极重的防备心之下,鬼厉再次被远调南边。

 

为了表示安抚,天帝加封鬼厉为镇南将军,二品。加之元凌私下狸猫换太子,京畿以南地方军也被收编,已然成一支不可小觑的力量。

 

离京前,不消凌王叮嘱,鬼厉便点头道,我知该做什么。

 

凌王笑了,又把人抱进怀里,亲了又亲。问,该做什么?

 

鬼厉道,拢兵收权,为你所用。

 

凌王一哂,这么些年下来,你倒是学得快。但,说得不对。

 

鬼厉道,怎么不对?

 

凌王说,你该做的是好好生养,保重自己。

 

鬼厉清叱一声,提缰撇开马头,径直走开,只余下半个红透耳朵让凌王瞧见。

 

不像上次极尽痛苦的旅途,此次凌王亲自将鬼厉送出百里。仍然恋恋不舍,恨不能随鬼厉将军去了,圣旨却适时到了。

 

凌王不得不与鬼厉依依惜别,掉头折返。

 

到了天帝寝殿,却见外殿里,凤卿尘坐在一边。

 

她抬眼看了看他,两人交换眼色,皆有无奈。

 

凌王感觉自己毕生口舌功夫都用在与自己父皇打太极上。天帝怎么夸这凤卿尘的好,凌王便怎么绕着圈避说自己配不上。

 

他素来听话,就算有自己主见,意见相左时,也总能说出道理,就算不顺着天帝的意,也总有更好的方法解决,要天帝无话可说却心悦诚服。

 

可单就这一次,天帝只觉得元凌倔得像头驴,八匹马都拉不回来。

 

会谈到最后,凤相察言观色,拉着凤卿尘先行告退。

 

天帝已是盛怒在胸。等那二人走远,瞪了凌王一眼,正待发作:老四——

 

他顿了顿,却又到底按捺下去。

 

天帝道,你可别逼朕下旨赐婚。

 

凌王却半跪下去,施礼道,父皇,儿臣心意已决。

 

天帝本已强压的怒火立时蹿升,难道你想抗旨?

 

凌王不疾不徐道,让儿臣另娶他人,这件事,儿臣无论如何都不会做。若恰好这成了父皇的旨意,恰好儿臣的坚持成为了抗旨……既然如此,那便抗旨吧。

 

天帝瞪圆了眼睛,元凌!

 

凌王仍然垂首,父皇。儿臣仍敬一声父皇,乃是念在养育有恩。但如此恩情,实在尚且不及干涉儿臣婚娶的程度。

 

天帝说,如何不及!?

 

凌王缓缓抬起眼睛。

 

眼珠上缘被遮了一线,黑得切切,里头有万丈墨色瀑布,隆隆呼啸。

 

他说,有何人曾真心给我关爱,有何人眼中曾真切有我元凌,我自一点一滴铭记至今。儿臣心里有数,父皇心里,也有。

 

天帝震怒,指着凌王鼻子痛骂,逆子!

 

闻言,凌王低头,遮去嘴角上扬。

 

那厢天帝转而怒极反笑,老四……好个老四,你倒好,字字珠玑,不就说的是那血公子么?你当真以为朕拿他没有办法。朕能要他性命一次,便能要他第二次,第三次……你可是考虑好了!

 

凌王身子一震。

 

天帝见他反应,怒火熄了不少。他哼了声,道,下去吧。朕给你时间考虑。

 

他看着元凌连儿臣告退也不及说,一直低着头掩着脸,勉强退到门边,还磕了下,身形一个打跌。

 

这却丝毫没有让他的心情变得好些。天帝再冷哼,突然猛挥袖拂下二尺烛台。

 

 



凌王自是心里清楚天帝的虚张声势。他却最终还是做足了戏。

 

即便如此,在天帝承认上一次是他派人谋鬼厉的命时,凌王心底仍是恨极。

 

只待有朝一日举大计,彼时新仇旧恨,一并清算。

 

好在,那日已将不远。



tbc


实在按捺不住了

偷跑一下烟雨明清老师的G文

点我

鼻血横流

评论(21)

热度(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