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前停更博主

我选择下海然后擦干冬天娘

上次说的甜筒事件

陵越在班里人气真的高。中二期哪个不觉得自己牛逼天下第一,谁管得住老子,可偏偏每个大魔王倒是都服陵越做班长。别的选个副班长选个学习委员,票数能过三分之一就不错了。陵越次次必过半数。

 

新学期改选班委,陵越毫无疑问又是班长。百里屠苏在底下看着,放在桌上的手攥起小拳头,眼睛晶晶亮。

 

他也想竞选。

 

但他平时不爱说话,学习成绩又不很突出,要选的话思来想去只有体育委员。可是体育委员没那么重要。第一节课选班长、团支书、副班长、学习委员、纪律委员这些重要角色,一节班会课就结束了。

 

下一节是自习课。老师不来。班长陵越顺应民心,准备把剩下的竞选一块儿主持完了。

 

当陵越问谁要选体育委员,百里屠苏举起了手。

 

陵越看了看举手的三两个人,每人都周全递去一个鼓励微笑。

 

百里屠苏站起来发言的时候,陵越不着痕迹说了他许多好话,措辞朴实,其实里子里把他夸得天花乱坠。结果到百里屠苏自己说了,他嘴笨笨的反倒把陵越推上去的高潮拉下来点,只是静静地说运动会我可以代大家跑项目。

 

投票结果证明陵越暗搓搓的美言还是很有效果,班里同学们突然就开了窍,慧眼发现了百里屠苏的好。

 

百里屠苏从未参加过竞选,这回一参加,一下拿了24票,差点儿就到半数了。

 

放学照理找场子打球。打完球几个男孩子一道回家。屠苏走在后面,陵越注意到了,悄悄放慢步子,走着走着,百里屠苏就发现自己走到了陵越身边。

 

他小声说,今天谢谢师兄。

 

陵越心里暗爽,脸上很冷静,说,你我之间,说什么谢谢。

 

百里屠苏看了陵越一眼,有些惊有些喜,还是弯着眼睛笑了。

 

笑得陵越心里花都开了。

 



 

体育委员要监督大家上操。每次进行曲一响起,百里屠苏就要负责督促同学们都排队下楼,关灯关风扇关门。有时还要负责打断拖堂的老师。

 

一次下课,上操音乐响了,百里屠苏照常提醒老师。这节正好语文课,语文老师很喜欢他,笑眯眯地招手,让百里屠苏跟她一起下楼。百里屠苏不好推辞。

 

陵越走在最后,远远看着百里屠苏的后脑勺消失在楼梯转角。

 

他替屠苏催促着,上操啦上操啦,排队排队。然后带上门,一起下楼。

 

百里屠苏被语文老师直接带去办公室了。怕是搬材料之类,整个间操都没有出现。陵越不由得有点失落,站在领操台上,却觉得好好做操都没意思了。

 

下一节课过后,班主任来了,一进班就问,今天咱们班间操没关灯,被扣了一分,谁最后离开教室的?

 

陵越一怔,百里屠苏已经站起来,低着头说,对不起老师。

 

班主任教数学,正好找百里屠苏有话要聊。她说,屠苏,你出来。

 

陵越想跟出去,又怕打扰他们谈话,反倒伤了屠苏自尊心。只好按捺等到屠苏低着头回来。陵越想过去关心他,平日的中央空调暖男班长却不知怎么自然地挪开步子了。

 

他在笔盒里翻了翻,找出一条今天的通知条,装作上讲台写通知。回来的时候可以看准了,衣袖把百里屠苏水杯拂掉了。

 

保温杯摔在地上,发出呯一声,始作俑者听得心惊肉跳,差点儿后悔。但开弓没有回头箭,陵越蹲下把水杯捡起来,这才看见百里屠苏一直低着的脸。

 

陵越说着,不好意思……嗯?你怎么了?

 

百里屠苏慌乱地抬脸看他,说,没,没事。

 

要是对着别人,陵越一句“别不开心了”也就这么出去了,可在百里屠苏面前,能说会道的陵越师兄突然就有点打结。

 

放学之后,百里屠苏坐在替补长凳上,托腮看着操场上田径队员练习。陵越是校田径队的,身材好,爆发力强,弹跳好。再想想他的学习,人际,班务,对比自己,越发觉得自己真是失败。

 

他们这小打小闹的3V3达到快六点也就歇了。百里屠苏收拾书包,抱着篮球慢吞吞跟着他们往校门口走。经过田径场边,主席台上坐着不少女生,一边聊天一边看校田径队训练。

 

百里屠苏跟着她们往操场上看了一眼。陵越练了一个多小时,就等着他这一眼,可不一下抓住了,远远地冲他喊,屠苏!一会等我一下一起走。

 

被万众瞩目的校田径队员穿过大半个操场关照是一件倍儿拉风的事。屠苏眨眨眼睛,说声好,默默绕到女生少些的主席台另一边坐下。

 

十多分钟,陵越便结束了训练。他带他去吃了甜筒,一人一个。陵越掏的钱。

 

陵越说,对不起啊,屠苏。今天是我忘记关灯,害你挨骂了。

 

屠苏摇摇头,说,本来我也不止这一点做的不好。

 

陵越说,怎么会,你很好啊。

 

屠苏舔了口冰淇淋,想自己一切都平平无奇,默默无闻,也只有陵越会时刻眼里有他,把他当宝儿似的固执地觉得他好。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哪里好。

 

想到这,屠苏说,师兄,你人真的太好了。

 

陵越莫名其妙被发一张好人卡,心里咯噔一下,一时话也不知道怎么接了。

 

屠苏小猫似的一口一口吃完了甜筒,吃的满嘴白乎乎的。刚才陵越喝水的时候撒了点,屠苏的纸巾让给他收拾残局了。这会自己也没带纸巾,背着陵越偷偷伸出小舌头舔舔。

 

陵越说,我有纸巾。

 

他在直接把纸巾摁在对方嘴上擦和乖乖递到对方手里踌躇半晌,怂逼地选择了后者。

 

百里屠苏擦了擦嘴,把纸巾叠好扔进垃圾桶。指了指前面十字路口,说,我到了。

 

陵越万般不舍地说了再见。

 

他为了找到这家好吃还能绕远的甜筒,在暑假的时候顶着大太阳骑车看过了小半个城市。

 

当然这些,他都不会说。


评论(25)

热度(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