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大

不介意圈热圈冷
我是热的

【时木】子时方休 27

他带着他兜了圈风,沿着二环奔西城,再回来。其间方木问起,说你不是江西人么,时樾答是。方木说,你怎么搞到的京牌?

 

时樾眨眨眼说,先搞户口,然后摇号中的咯。

 

方木不疑有他,你怎么这么好运气……

 

时樾说,当然也靠朋友帮忙啦。

 

开玩笑,他当时发动了十几个朋友替他一块摇,能不中么。

 

辉腾慢慢轧过长安街,在广场前的小红绿灯前略略驻足,又平稳往前滑过。这儿街宽楼矮,方圆十里建筑物没有高层,天是开阔的,令人心神愉悦。过了彩虹桥再往东,便入东城,从又新又漂亮的东直门深入,穿过带着多年前恬静气质的街区,扎入下一个商圈。

 

除了长安街上方木状似不经意地提了一下安宁的那栋楼,其他时候气氛都很平静。以至于他的那一句话,让时樾提心吊胆了许久。

 

方木看出他紧张,倒是主动开了口,说安宁找过他了。

 

时樾立时问,她说什么了?

 

方木说,我不想告诉你。

 

时樾像被戳瘪的气球。

 

方木说,因为我受得住,所以不想告诉你。如果哪天我挡不住了……会找你的。

 

他露出一个可称得上羞赧的笑来。

 

时樾也笑了。

 

 



他牵着他进了楼,裙楼是商场,从中庭处绕进写字楼的电梯。装修很精致,电梯都金碧辉煌。方木问,这是你的房子?

 

时樾抿着笑摇摇头。

 

电梯升到顶层,下来,无视琳琅各种公司,绕到消防通道。他拉着他跑楼梯,两步两步地跨,窄小空间里脚步声默契交叠,轻喘四处碰壁,越来越响。跑了两层半,这才到顶,露台的门锁着。时樾掏出钥匙。

 

打开门。

 

方木睁大眼。

 

露台空旷,有风,迎面就是一股花香。半边青色泳池铺着花瓣,另半边一道曲径通着一座木秋千,双人的,旁边摆着布艺沙发和矮几,上面布置了小糕点和英式茶,凉棚上蜿蜒垂下带着紫色小花的藤蔓来。小道两边郁郁葱葱种着各色花草,随风摇曳。

时樾的几个朋友站在中间,挤挤挨挨举着条横幅,脸上整齐划一笑得幸福洋溢的。

 

时樾为他做了个空中花园。

 

方木讶异地捂住嘴。

 

只是因为他一句喜欢高处的风景吗?

 

脉搏在二人相牵的手心里跃动。

 

方木还没来得及感动,定睛一看横幅上的红底白字。

 

“热烈欢迎大嫂莅临视察!”

 

方木脸一沉。

 

时樾一直观察他脸色,见状赶紧悄悄挥手,几个狐朋狗友一边偷笑一边连滚带爬带着横幅被时樾赶下楼。一个临走前把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往他手里一塞。

 

终于只剩下两个人。此时时樾说,闭上眼睛。

 

方木闭了眼。

 

他感觉时樾为他戴上了一个什么,有点沉,眼周传来柔软被包住的触感,却没有温度。

 

时樾说,睁开。

 

方木依言睁开眼,眼前赫然是近百米高空俯瞰的景象!耳边的风声更让他以为自己在那一瞬被时樾丢下了楼,他不由自主地“呀”了一声,身子一震,也是一个踉跄。时樾马上扶住他。

 

带笑的嗓音从耳边传来,喜欢吗?

 

方木喘得很急,咳嗽两声,这才缓缓平复了些。目之所及只让他觉得仿佛脚下没了实感,自己像只鸟儿,穿梭在CBD林立的幢幢高楼间,灵活辗转腾挪。

 

他这才想起来从极端真实的场景中拔离出来,伸出手,碰到戴在眼前的VR眼镜。

 

见他慢慢适应,时樾渐渐开始复杂操作,无人机在风中飘忽起来,全玻璃幕墙的楼面忽近忽远,偶然还有飞鸟途经。画面经过一个小程序的运算处理,几乎是即时而还原地输入VR眼镜里,画面真实立体,倒真像是飞翔在空中一般。

 

方木一个人站不太稳,扶着他的臂膀,随着时樾的操纵时而惊呼,时而赞叹,无人机一个俯冲,指尖也紧张地扣紧时樾的衣袖。无人机慢慢返程,方木只觉得视角一点点升高,而后视角落在这花草之中,越飘越近。

 

他站在时樾身边,扶着他的手臂,却猝不及防地透过无人机的GoPro和VR,与时樾浓墨般的眸子对上了。

 

那一瞬很奇妙。

 

那双眼看着他,眼角细微地动了动,便如春回大地,噼啪绽出一连串儿温柔与暖意来。

 

方木一怔。

 

这个对视只持续了恐怕不到一秒,却深深烙进他的视网膜。

 

方木脸颊微红地摘下了VR眼镜,一半是由于激动刺激,一半是由于方才时樾那深深一眼。

 

时樾见他还沉浸在换视角的恍惚中,碰了碰他的脸,问,怎么样?

 

方木一时组织不起语言,点点头,再点点头。

 

时樾笑得像狐狸,说,不用太感激,你只要亲我一下就行了。

 

他没想到方木真的顺从而飞快地亲了他一下。

 

时樾怔然。方木轻声说,我到底要怎么报答你才好?

 

时樾笑着搂住他。

 

方木问,要什么?

 

时樾说,你知道我什么都不会要。

 

他揽紧了方木后腰打闹,两人折腾了一会,方木说,松开我啦。

 

时樾把那只小小的无人机献宝似的递上来。

 

时樾说,这个,送给你。

 

方木推了推,说,我又不会用……

 

时樾从善如流,道那我就替你收着,你要玩就离不开我了。

 

方木笑着摇头。

 

时樾话风一转,老婆大人赐个名呗。

 

方木想了想,在茶几上画了串字母。

 

时樾看不出来,他写的是OCTOBER。

 

想了想,把后三个字母一换,改成了OCTOPUS。

 

方木微微偏着脑袋,张口,说,叫章鱼?

 

时樾说,章鱼多难听,乌贼比较好听,也比较酷。

 

方木说,乌贼。小乌贼……那就乌贼吧。

 

时樾说,那我拿回去,让他们弄一下。加在外壳上和操作界面里。

 

方木想起刚才被时樾赶下楼的那一帮人,说,你快叫他们上来,一起吃吧。

 

时樾打了个电话,不多时,那帮朋友鱼贯而入。方木平日不是太习惯很多陌生人的社交场面,可想到那都是时樾的朋友,下意识地便自然了许多。众人谈笑,寒暄一会,大概自我介绍了下,便有人调笑,时哥,怎么感觉你现在穿衣服都规矩多了,以前多骚包。

 

郄浩说,你不知道,他都住到人家家里去了!

 

他用胳膊肘撞撞时樾,问,你以前不是老标榜喜欢个女人就在她家边上买房子吗,这次——

 

气氛一下有些别扭,时樾立即打断他,笑着说,你不说话没人拿你当哑巴。

 

郄浩不敢瞥方木,自己也才意识到说错了话,闭紧了嘴。

 



 

等所有朋友走光,天色也微暗,时樾领着方木下楼。自那之后虽然方木神色如常,话题也终于平稳过度,时樾却仍然本能地觉得,那句话,方木听进去了。

 

不绕路的话,回家其实不需很长时间。一路无言,方木眯着眼假寐,时樾没敢出声。

 

沉默一直持续到这段短途结束,下了车,方木问,喜欢上男人了,跟喜欢上女人在她家边上买房子有什么不一样。

 

时樾咬着烟,舔着脸凑过去,方木叹了口气,拿自己的打火机给他点了火。

 

时樾笑了。

 

说,不一样就在……

 

方木很专注地看着他。

 

时樾转而说,也没什么不一样。

 

方木一噎。

 

时樾嬉皮笑脸,说怎么,还记了这句话,你很在乎啊?

 

方木气的脸红,转头跑了。

 

时樾站着,等他背影不见了,才捶胸顿足,悔得咬舌头。




——

直男掰弯初体验

评论(22)

热度(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