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大

爱写啥写点啥

李易峰主动关心人的时候是比较少的。




前阵子他工作忙些,陈伟霆在出差。好不容易陈伟霆出差回来了,照样忙得不可开交。

李易峰在家里看了一天的漫画,还临时起意下了个小游戏,打了两局也好生没意思。

外面淅淅沥沥地下雨。

北京这周入秋了,秋雨冻,又冻又凉。只要太阳不当空都冷得李易峰打哆嗦。他夜半数次在他恒温的家里手脚冰凉而怀疑人生地醒来。

李易峰给陈伟霆打了个电话。

李易峰说,喂?

陈伟霆很开心:喂,fongfong?我往回走了,马上回来。

李易峰说,喔,你那边雨大不大?

陈伟霆说,还好。

李易峰说,你带伞了吗?

陈伟霆说,不用不用,我直接回来就好,你放心。

李易峰听着他拍着胸脯的保证,条件反射地接好。平淡地挂了电话,李易峰再打开书。

一行字都看不下去。

明明对方说了没事,都是大男人,嘴上没事就是没事。

那他为啥要有愧疚感?

李易峰把那一行字看了几遍没看懂,深吸一口气合上了书。




雨势颇大,还可罕见地连绵下了许久。最要命是下在晚高峰的中点,国贸桥堵到瘫痪,好几个桥下都是积水。

李易峰没敢开车。生怕又遇上桥下积水,堵着堵着就给淹里边儿了,闷死。他从前看过这样的新闻,吓得半死。陈伟霆还笑他惜命。

挤着地铁一路奔南,人多得李易峰再次怀疑人生。听着带雨声的路况广播,脸都快贴到门玻璃上。他连换乘都不怎么会,走错了几回。坐到最靠近陈伟霆的那一站。

陈伟霆的车停在路边,前面是一大摊积水,车根本过不去。正犯愁,副驾驶坐进来一个人。

陈伟霆惊大于喜,缓过这个弯儿来,又喜大于惊。

李易峰别扭地抓了两把伞,丢在脚下地毯说,我来送伞。

陈伟霆叫他,宝贝。李易峰懵懂一抬眼,被搂住吻个正着。

这里广播信号收不清楚,天也暗了,路灯布置状况惨绝人寰。李易峰还记着刚才交通广播的内容,指着路,陈伟霆的车子才得以再启动。





这件事起码被陈伟霆吹了好几天。

聚会吹,party吹,每次见面吹,吹到朋友们倒背如流。

李易峰坐在一边,表情无辜掏耳屎。





还有一次是李易峰给陈伟霆做菜吃。陈伟霆不但全吃完了,还表现出了把盘子都舔干净的架势。

第二天清晨,李易峰被身侧人在床上滚来滚去的动作弄醒。

李易峰半闭着眼质问:你干嘛?!

陈伟霆哗地一下掀开被子:fongfong!你看吃了你亲手做的菜,窝的唧唧长长了一厘米!





评论(42)

热度(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