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嘘,我在写番外呢

【时木】纵然

想写很久的影版木。


/



“纵然目前存活,到底日久日深,你与我难相恋。”



中元节。

 

赵家坝。

 

新修的水泥路,路基旁是个水沟,再往边去原野一望无尽。村妇把一兜子香花灯烛放下,蹲在地上,枕着膝盖熟稔碾纸钱花。旁边站着年轻一男一女,女的年纪明显大些,一身艳俗粉色大衣恨不能在夜里发出荧光来,男的二十出头年纪,一身再普通不过的夹克,灰扑扑,无端显得破败。

 

儿女在城里打工,都是最底层的活计,这是第一次跟着母亲在鬼节烧纸。村妇还想教他们碾纸花儿,两个小年轻各端着个国产机玩个不停,闪闪躲躲,弟弟撞着姐姐,又嘻嘻哈哈推搡起来。

 

回去的时候,村妇走在最前面提着桶,儿子夹在中间,手上游戏不停。背后姐姐突然拍了他肩,弟弟回过头去,想看看姐姐又替他寻了些什么有趣玩意。

 

他愣住了。

 

身后哪还有人。

 

 



罗艺敲门进来的时候,方木正霸占乔兰的位子打扫雷。乔兰由于帮着邰伟催了两句,倒成为了方木的主要仇恨对象,被他剥夺了位子,垂着手无奈站在一边。罪魁祸首邰伟叉着腿坐在沙发上,托着下巴,眼睛眯着,显得更小。

 

邰伟本是走到方木位子上催他去好好读个硕士,别天天往刑警队跑。俩人一言不合,边吵边走,就这么闯了乔兰这个了解方木身世又可做灭火剂角色的办公室。罗艺进来的时候,三个人正话不投机,一屋子冷战气氛。

 

罗艺有些怯,说,邰队,赵家屯分局说,说、说那个……

 

邰伟正在气头上,说,说说说说什么?

 

罗艺说,他们说,他们说有人见鬼了。

 



 

唯心主义念作见鬼了,唯物主义念作失踪案。

 

失踪者女,姓赵,赵家屯本地人,今年刚满三十,单身。家庭关系简单,父亲早逝,只有一老母,一幼弟。后者和她平日同在C市打工,住西南边,七百一月的群租房。平时就在城西老区步行街的一家小服装店里给人看店,薪水微薄。

 

报案人正是她弟弟。在邰伟和方木面前抽抽搭搭,坚称自己是见了鬼并被其吓得屁滚尿流。

 

邰伟问询的时候,方木偷偷转脸朝门外掏耳朵。报案人哭哭啼啼已经讲了一小时,方木肚子不知为啥饿了,俯下身子悄悄问邰伟自己能不能出去吃点儿东西。

 

趁着跟来的民警帮忙按住那个不成器的弟弟,邰伟别过头,也低着声,皱眉问方木,时樾呢?

 

方木语调一下轻快地扬起来,时樾哥还没回来。

 

邰伟骂了一句,说,等他回来再让他带你出去。

 

方木哇靠一声,时樾哥那么忙,我要等到什么时候啊?我自己出去不行吗。

 

不行。邰伟狠狠吓他,中元节,有鬼额!

 



 

等好不容易安抚完赵家小弟,承诺配足警力寻找并把神送走,邰伟才骂骂咧咧地出来。一出来敲了罗艺一个脑崩儿:刑警队安排下回给狗配种是吧!

 

罗艺揉着脑门儿,不管对错先道歉:对不起邰队,我就是觉得这案子真有点蹊跷……

 

邰伟打断她,哎,明天说——怎么这么香?

 

这才发现一屋子都叫了外卖,香喷喷的热干面,人手一份。邰伟干瘪的皮夹从方木座位上方被掷出,划过一道优美弧线,落回刑警队队长的桌子上。

 

罗艺冲着方木桌子后头那颗勤奋吃饭的毛茸茸后脑勺努嘴。

 

邰伟已经气不动了,冲着方木喊,没事儿,我管时樾要钱去!

 

那颗脑袋一下抬起来:你凭什么找我哥要钱!

 

邰伟嗓门更大:就凭他有个败家的弟弟!

 

方木偃旗息鼓,埋下脑袋吃面,发出一阵咕哝。

 

时樾刚好从外进来:怎么了这是?

 

他提着一兜子啤酒凤爪进来,环视一周,这才一顿,漏出些寂寞神情,干巴巴说,哟……都吃着呢?

 



 

最终那一兜子啤酒冷鲜都被方木提进屋子里独享。屋子里有电视,哥俩一块儿边看小组赛回放一边啃。方木吃得呱唧呱唧,不忘剔了骨头送一大块鸡翅肉到时樾嘴边。

 

时樾啊呜一口咬下来。

 

中场休息,时樾看着电视机莹莹屏幕,开口道,说吧,今天怎么回事?

 

方木低头道,不说了。

 

直到时樾转过来看他,他才小声补充,你跑业务,太累了,不要再听牢骚。

 

时樾轻笑。

 

方木说,对了,你上次那笔硒鼓最后怎么样了?

 

时樾说,交货了呗,有个买家心善,要了。

 

方木啃着翅尖,含含糊糊说,那就好。

 

下半场开始,方木看得很认真,侧脸直勾勾地盯着屏幕。

 

他突然说,哥,要是我回去读书了,你还住这吗?

 

时樾奇,为什么不住?

 

方木又含含糊糊:我读书住学校,肯定不住这啊,这屋子没有我你还有什么好留恋的……

 

时樾失笑,祖宗,你不会是因为这个才不回去读书吧。

 

方木更瘪了:你知道啊?

 

时樾说,就是我让邰伟劝你的。去个美国什么的,英国也好,进修一下。也提升一下语言。

 

方木说,我英语挺好的……

 

有一搭没一搭聊到这儿,俩人又齐齐被一次组织进攻吸引去了注意力。破门不成功。俩人却都没有再提这个话题。

 

自方木记事起,他便在这警局里有一爿之地了。别的不知道,方木只知自己是孤儿,是时樾把自己捡回来的,虽然当时时樾也没多大。他便和时樾一块儿住在公安局三楼东。

 

听老刑警说,时樾也是孤儿,是83年C市轰动全国的九·二一老城火灾的唯一幸存者。那年是大旱,入秋本就晚,秋老虎也嚣张,又热又干的情况下,着火的又连着一片危房,死伤上百人。彼时救援条件简陋的很,干警们拼尽全力,就救回来这么一个活的,那会儿还是个小猫似的婴儿,被经历过这事儿的老警察们集体盖章命大。公安局三楼东这儿是一片闲置区域,没有放什么功能区。这也才随意让他们住的。

 

时樾在当时老警察们的接济下长大,对公安系统感情很深。不过那会儿底层警察们俸禄极其有限,也不够他上什么好学校的,还是老局长动了点关系送他进了区重。时樾倒争气,成绩虽算不得好,也算不得坏,最重要是品行丝毫未染同龄小男孩子习气,端正平直,沉稳大方。本打算做特警,却不想身体素质过于优秀,早早被挑走,本事要做飞行员的。可后来不知为何却没走这条路,那会儿方木太小,也什么都不知道,也无缘得见他哥意气风发时样子。

 

他是时樾潦倒后才被捡回来的。

 

那会儿他自己据说也已经不是牙牙学语的婴儿了——之所以是据说,是因为他被捡回来的时候生着大病,病好了之后,要不因为前几年的时光实在没什么好惦念,要不因为病实在生的太严重,他对那时候的事情并不怎么太想得起来。只知道时樾跟他一人一间屋子,一个329一个330,门对门地住。

 

等到方木上学,改革开放了,条件好了,学校也好了。方木自己也的确脑子伶俐,一路考上了个顶好的211,到外省上学去了。

 

当时他还不怎么黏时樾来着。

 

回来之后,由于一次上面视察时出了点问题,他被一块儿并到时樾的329,挤着住。挤着挤着倒有感情了,从本来单纯的英雄情结系仰慕,到有了那么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刑警队里大家老开他俩玩笑,说要被闪瞎了什么的。

 

方木不以为意。他还是喜欢女生,交了个很好看的女朋友,可惜世事弄人。那之后方木一直空窗,觉得自己感情运不好,本人就是个烂桃花,不敢再祸害别人。

 

陈希的事情对他的刺激还是挺大的,要不是有时樾在,他怕是要完全换副样子换一个人了。

 

也是从陈希离开之后,方木发现,自己越来越不能没有时樾。

 



 

第二日一早。时樾出门前习惯健身,碰着邰伟,俩人刚好招呼了一下。方木揉着眼睛下楼,正看见俩人狮子似的对峙,不一会儿就在软垫上扭打在一起。

 

方木站得近了些,都能听见俩人拳头带风。他抖了抖,听着都肉痛。开口想提醒,“哎……哎……”了好几声,愣是没插进话头。

 

那边大战完三百回合,顶在一起角力好一会,这才一把松开。

 

时樾走到方木身边,方木给他递了条毛巾,时樾接过,把衣服撩起来擦汗。邰伟在对面叫阵,咋样,今儿服气么?

 

时樾笑出气音,服个屁,你让方木评评理。

 

邰伟看向方木,方木说,我哥明显赢了。老邰不行,一看心率都过一百八了。

 

邰伟指着方木七窍生烟:你丫替你哥吹牛逼不打——

 

“邰队,死了!”

 

三个人齐齐循声回头。

 

罗艺额头上汗整颗整颗地砸下来:邰队,是报案人,报案人死了。





tbc?

/


中元节

莫回头

会撞电线杆子

评论(26)

热度(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