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选择下海

嘘,我在写番外呢

【霆峰】抱抱!

*



William和Evan的宝宝,几乎是族群里最后一个出生的。

那时候Evan已经和企鹅妈妈们踏上了远途捕食的路。

而William,小心翼翼地用腿间的毛裹紧了蛋。

永无止尽的白天,日子却往前。不知多少天过去了,斑驳的蛋壳上,才终于小小地破出了一个口。

企鹅宝宝眼睛还睁不开,身上的毛湿漉漉的。他爬出来些,被William爸爸叼出来,紧紧搂进怀里。

企鹅宝宝很瘦,完全不如成年企鹅的圆滚滚 像只小鸡仔。

一般来说,企鹅宝宝不能受冻。甚至落在冰面上,微弱的小生命都撑不了多久。

William心中无限柔情,用喙尖一点点梳理企鹅宝宝的毛,用自己的体温捂着他。




*


夹着宝宝走路是一件难事。

大多数企鹅爸爸都无法保持平衡。走着走着哧溜一下滑倒,或者夹着小企鹅滑下冰坡。圆溜溜毛茸茸的白肚皮在冰面上蹭过。

可William从不会。一来是,他是有经验的老司机了。二来呢,上回说过,他是最匀称协调的鹅。不管什么样的事情都难不住他。

闲暇的时候,除了从喉咙里给宝宝喂一点仅存的高能量食物,就是教教隔壁的鹅怎么夹着宝宝走路。

一来二去都有心得了。

William想着,是不是应该教一下Evan。

毕竟夹宝宝的技巧,他俩以后肯定还要用的。




*


此刻的Evan正在迢迢的回家路上。

他已经经过了好几天的跋涉。队伍里大多是企鹅妈妈,Evan很多时候要起护卫队长的职责。

一路上的艰难险阻,暴风雪,不稳固的冰层,天敌虎视眈眈,种种危险,Evan担了一半。

初生的企鹅宝宝在爸爸有限食物的支撑下,很难存活长久。

数了数日子,已经一周过去了。Evan累的够呛,踉踉跄跄,步子也比出发时慢了好多。

心里却更急。与焦急并存的,竟还有一种不知何处而来的宁静。

四五点时,远远地,他们终于看见远方企鹅爸爸和宝宝们组成的黑白了。

Evan累得头昏脑胀。跟着企鹅妈妈们排成一列火车。他站第一个。

对面企鹅爸爸们也夹着宝宝站成一列。

这是族群的特殊方式,以此来从两千多只鹅中,找出等待着自己的那一双。

Evan边走,边瞧。边走,边瞧。暗暗奇怪,William是全族群最帅的鹅,应该很是显眼才对。队伍过半了,他却还没有见到他的William和宝宝。

Evan走不动了。他仰起脖子,扯着喉咙叫:William!

他好累的。

看的眼睛都花了。Evan叫:William!威廉!陈伟霆!

企鹅妈妈们也纷纷用企鹅特有的哭声叫唤起来。听到的企鹅爸爸们,会用独特的声音回答。

William也听见了Evan的,大声地回应他。

听到这,Evan一下子有了方向,脚蹼也有力气了,啪嗒啪嗒地跑起来。他跑过南极的凉风,跑过万米一面的冰川,扎进William怀里。

Evan说,我好累!

William说,辛苦了,宝贝。

Evan还不起来:下次你去。

William说,好,我去!

Evan停顿了一下,说,你饿不饿?

William也一愣,老实地点点头。

Evan说,我喂你啦!

整队的企鹅爸爸和对面的企鹅妈妈们纷纷用短短的翅捂住眼睛。





企鹅宝宝:把拔哦!!我咧!!!!??

评论(28)

热度(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