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大

爱写啥写点啥

关于塑料

被压迫胸前致醒的陈伟霆朦胧间还以为是旺旺。他猛地大睁开眼,想在这只无法无天的死狗面前肃一肃王法振一振夫纲(?)。

可想象里的大金毛豆豆眼却没有出现。

李易峰多大个人撑在他胸前。

陈伟霆下意识赞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素质,嘴上一字一顿蹦了句,我丢……

李易峰说,醒了没?

陈伟霆眯着眼,感觉那人俯下身来,两边眼睛各亲了一下,又问了遍,醒了没?

你以为你是仙女吗……陈伟霆腹诽。

他昨天彻夜工作,睡得晚。此时眼睛一睁,撑出三层眼皮来。

李易峰骑在他身上,饶有兴致地拍拍他的胸肌:不错嘛?

拍出啪啪的脆响。

陈伟霆清醒多了。

陈伟霆说,你……有何贵干?

李易峰掏出了刀片。

陈伟霆哪哪儿都一凉。

李易峰露齿一笑:体验一下生活。行的话,电动剃须刀可以扔了,咱低碳一点。

一本正经地跑火车。

陈伟霆用眼神问,你体验就体验,为什么是我?

李易峰瞪大眼睛,狡黠咬着嘴唇小声说:你胡子该刮了。



陈伟霆任命地撑起身,准备去洗手间我为鱼肉。

李易峰道,慢着。

陈伟霆说,啊?

李易峰道,在这儿刮。

陈伟霆说,……啊?




谁也说不好事情是怎么变成这样的。

如果把笔交给李易峰,他会这样叙述道:严格说来,是剃须膏先动的手。




陈伟霆仰着脖子,喉头颤动。

他仰出几段漂亮的线条,上下修长平直,中段喉结处凸起。上边延伸到下巴,一个性感的折角,下边连着两个锁骨头,非常紧张地耸起左右两道。

左手边是衣柜。陈伟霆听见家里那只新抱回来的长毛猫咚地跳下来了,他瞥都不瞥。

保持着脸部的绝对水平。

即使这样,两颊的剃须泡沫还是快要滑下来了。

陈伟霆不甘心地暗悼了一下新买的真丝枕巾。

李易峰说,干嘛呢?别动。

陈伟霆用丰富的眼底情绪宣泄着自己的悲愤和痛苦,在以痛定思痛的倾诉划出几道粼粼波光之后,无声地阖上眼。

哀,莫大于心死。

李易峰趴在他身上,仍然保持着兴味盎然。顺着毛孔修修,逆着毛孔修修,再顺着毛孔修。

陈伟霆睁开一条眼缝。

李易峰留意到他眼神,嘴角抿不住笑。

陈伟霆扶住他的腰,躺着抬胯,顶了他一下。

李易峰因一时逞风得意忘形,猝不及防被反咬一口,手一滑。

……

陈伟霆绝望地看着李易峰的眼睛:你是不是,给我弄出血了。

李易峰捂住了脸。




剃须(上刑)过程进入尾声,陈伟霆无奈望天,眼角却意外扫到李易峰放在桌上的眼镜。

陈伟霆大惊,声音都抖了:你不会……没戴眼镜……

李易峰眨巴眨巴眼睛,粲然一笑。

陈伟霆笃定:你会后悔的。

被李易峰拿起须后水,手法细致熟练地一通拍。




被摁着刮完了胡子,陈伟霆进主卫洗漱。很小心地凑近镜子,左右看了看下巴,端详半天。

五分钟后他洗漱出来,没找见李易峰。溜达到阳台,发现他蹲在墙角。

陈伟霆了然。

陈伟霆柔声问,怎么啦?

李易峰委屈巴巴:新买的真丝枕巾……

陈伟霆想,哄是不哄。

陈伟霆想,不哄。

陈伟霆摸着光滑的下巴,哼着小曲儿走了。



评论(14)

热度(343)

  1. 愿你出走半生 归来仍是少年火大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