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前停更博主

我选择下海然后擦干冬天娘

【霆峰】朋友,你听说过阴阳师吗?


这游戏啊,不是你那么玩儿的。——题记

 



 

陈伟霆进了新剧组。戏里他饰演一个古体总裁,霸道帝王,每天都有一场雷打不动的重头戏,叫粘头套。

这意味着陈伟霆又将有大把时间开启网瘾少年模式了。

 

大漠里,风过沙起,起沙拍岸,岸拍成山。黎明里将亮未亮显得嶙峋可怖的沙山之中,逮伦手捧移动Wi-Fi肃立着,蓦地身子一歪,被旁边一脸疯狂点按屏幕的陈伟霆踹了一脚。

大伦撇嘴,“乜啊。”

“近一D啦,网速太慢咗石距车上唔到啊!!!”陈伟霆喊得绝望,在造型师的面如沉水中习惯性伸手往后耙头套。

 

造型师:……

造型师:我的内心毫无波澜。

 

 

是的。视奸狂魔陈伟霆,在搜索自己名字的时候,迷上了最近粉丝间风靡一时的阴阳师。

 

粘头套的时候玩,休息的时候玩,吃饭的时候玩,去剧组里的流动厕所时也要带着手机玩。经常性吃着饭刷御魂,屡屡空大不说,从来都没法及时看见队长的再次邀请。一边转场一边打觉醒,小憩时让助理在旁边帮忙点探索的情况也时而有之。

 

他搜索自己名字,加了个全是自己粉丝的公会。记得有次公会里组队打鬼王,陈伟霆开了手动配合队友,打一半被导演叫去说戏,一时就忘记了手上的副本,导致轮到他时每个式神都足足等够了30s。回来时陈伟霆看见队伍频道里队长说:这么坑别人的时候能别带我饱头像招黑么,再有一次就退会。

 

陈伟霆喏喏。

 

有句话,叫傻人有傻福。除去没空肝的因素,陈伟霆的手其实挺红的,这成了得以支撑他玩下去的因素。虽然没有SSR,但刚建号不久就集齐了大半SR。尤其是奶爸惠比寿,一个接一个地出,30级出头的时候陈伟霆的惠比寿已经满技了。

 

他也不是没想过练网上疯狂流传的暴力草总。一则抽不到,二则前期还没有好御魂,小R卡养不起来。凡组队碰到更他差不多等级的萤草,每次花二火就堪堪奶个七八百,急煞人了。还是惠比寿好,开头两点鬼火,每次还都能奶上四位数,往往让新手陈伟霆欣喜不已。

 

直到有一次……有一次,陈伟霆越级打石距,队友式神几乎全死光光。他眼睁睁看着别人的萤草硬撑着站场,叮叮叮叮,一点一点地把一只大章鱼吸死了。

那会儿还没出石距失败的体力返还。陈伟霆捧着那至真至宝的30体力,心里是对草爸爸恩重如山的滔天的感激之情。

 

既然抽不到,第二天他便开始在寮里求爷爷告奶奶地乞讨萤草碎片。又是打碎片副本,又是砸百鬼。

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陈伟霆看着式神录里29块碎片,心里沉甸甸的。

 

一边想着最后差的那一片要上哪里凑齐,思虑重重间他随手一抽厕纸。

 

 

居然出了一只小草!!!!!

 

 

命运弄人。他的小草终于乘着巨大的蒲公英飘飘然落下来,颇有仙气儿地站在地上。

他穿着蓬蓬的南瓜裤,生生晾在外面的双腿又长又直,穿了一边的白丝袜,露出圆润的脚趾,涂着浅绿的指甲油。背后大大的绿色蝴蝶结松软地绽放着。Oversize的葱绿色袖子垂在手面上,手背各缀着一团白绒绒的毛球,只露出几根纤细莹白的手指头。尖尖的小翘鼻,一头短短的粟色顺毛柔软搭在额前。

 

陈伟霆满心的泪流满面,阿爸终于等到你!

 

很快,陈伟霆发现他的小草和别人的有所不同。人家的小草被戳一下是“咿呀”“今天天气真舒服呢”,他的小草不但扭来扭去竭力躲开他的戳弄,还气哼哼地从鼻子里出小气儿,奶声奶气道,别动我!

 

陈伟霆碰了个钉子,只好哄着,说好吧好吧,阿爸不碰你。

 

看一看还有体力,石距CD也还不到,陈伟霆便去打经验妖怪了。

 

小草说,抱我上去。

 

陈伟霆说,不行啊这是大佬的车,你才1级沃!

 

小草说,我要上场。

 

陈伟霆无奈看着他,你会死掉的!

 

他的小草重复,抱我上去。

 

他幽幽地回瞪着陈伟霆的眼神让陈伟霆一抖,匆忙抱了只式神上去,快速地点击开始。

开场他才发现抱错了,同样是1级的镰鼬站在上面,扎扎实实地吃了几千经验,直接升了上了6级。

 

从副本里出来之后,他的小草看他的眼神有点不对劲。陈伟霆再用手指戳弄他,小草也不怎么动了,欲言又止地看着他。

 

陈伟霆:?????

 

最后小草憋不住了,说,没想到你……你喜欢长那样的。

他一脸嫌弃。

 

陈伟霆硬着头皮强行分辩,毕竟……毕竟人家是SR……

 

小草急了,啐道,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陈伟霆又喏喏。小草也不说话了,打量了他良久。

 

良久的沉默后,他的小草说,我要去结界。

 

 

式神结界里,陈伟霆仔细看好了,稳稳当当地把他的小草抱进了结界里。

 

草草蹲在结界的地板上,任周围式神走来走去,兀自抱着胳膊,小脑袋埋在里面,柔软的头毛散落在自己的手臂上,一手还牢牢地拽着他莹莹发光的球球。

 

陈伟霆肉疼地换上了他唯一一张三星的结界卡,他的小草才愿意悄悄地抬起一些头来。注意到陈伟霆还在看,又飞快地埋下脑袋。陈伟霆于是退出了结界,闭眼不窥他了。

 

 

一夜过得很快,第二天他把小草从结界里抱出来的时候,对方已经有个少年的样子了。身形长高了些,刘海也不再那么遮眼睛。只是一双圆溜溜的眼睛仍然像一只小猫咪。

 

陈伟霆偷偷看他的脸色,不知道他的小草接下来又有什么新想法。

 

我要买御魂。草草说。

 

 

商城里。

 

这个,这个。还有那个。那个,那个也要。

 

陈伟霆跟在后面掏钱,付到第三个就买不起了。他家草点的那些净是四星以上的,还有好几个五星呼啦啦地闪着金色的光芒,哪有那么容易买得起!

 

陈伟霆说,草草,阿爸没钱了……家里其实还有一些没用上的五星御魂,你要穿都给你。

 

陈伟霆给他的小草穿上了一套树妖,刚一松手,草草手忙脚乱地全部扒光光。

 

小草说,我要攻击套,我要做输出!

 

陈伟霆说,可,你不是输出型式神,是一个治疗哇……

 

小草:王侯将相……

 

陈伟霆:好好好,输出,输出。三套攻击二件套。

 

 

他11级的小草穿上了三个攻击二件套,雄赳赳气昂昂地站在战场上。

 

我要大展身手了,看我的吧!他对着陈伟霆扬了扬下巴,挑起的眉梢写满了小小的骄傲,给我开妖术!

 

陈伟霆一愣,可是宝贝,开妖术就是……(让你给别人治疗的吖。)

 

开!陈伟霆的小草已经面对着敌人整装待发,头也不回地打断。

 

陈伟霆只得乖乖照做。

 

一轮过去,他的小草地跟在式神哥哥姐姐们的后面,在己方几乎全是满血的时候,迫不及待地开了大。

 

六个绿字325。草草一脸喜滋滋。

 

两个队友说话了。

 

陆刃甲:……草奶太低了吧……

鲁仁义:傻逼关火。

 

草草一脸喜滋滋。

 

草草愣了。

 

陈伟霆真怕他跟人打起来。可是没有,他的小草真的就规规矩矩地普攻到底,甚至是在陈伟霆呆呆地忘了关妖术的情况下。

 

又是一场。

卢壬兵:哥们儿,你的草这么点小奶奶就别出来晒了。

 

草草一脸萌比。

 

草草十分震惊。

 

……

 

 

战斗胜利后,陈伟霆惴惴不安地看着他的小草。

 

寮里有条小溪,溪水凛冽冰凉,清澈见底。樱花树下,潭中树影婆娑,水上落英缤纷;花瓣的影子落在石滩上,与水面上的落红一道随着流势远去。

 

草草站在溪边,怔怔地看着水中自己的脸。

 

 

良久他问陈伟霆,我……天生就当不成输出吗。

不能在场上杀伐决断,快意恩仇,只能被护在最后,甚至连拉一拉血线这种可有可无的工作都做不好。

 

陈伟霆心口闷闷的,居然有点疼。

 

草草低头看着溪里的自己,突然又举起双手,摸了摸自己的胸脯。

 

袖口的铃铛叮叮当当地响,微风里,与檐下的风铃混成一曲。

 

陈伟霆:………

 

 

草草拒绝战斗。

 

每次一抱他上场,游戏就闪退。

 

陈伟霆很发愁。凌王薅断了头套。

 

 

音悦大来宾上,陈伟霆一脸喜色的跟大家通报:里们不用担心,凌王辣个头套换辣。


评论(26)

热度(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