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前停更博主

我选择下海然后擦干冬天娘

【程霆X陈深】处女作

 
 

 
 
 

满纸荒唐言。

 

                    ——题记

 
 
  

 
 


 
 
 

今天不得了了,不仅是凌晨单抽出SSR,不仅是上了地铁被人搭讪,不仅是三叔突然从天而降来看他。

 

 

 
 
 

西泠印社小老板从拓片堆里刨出了一卷录像带来。

 
 

还是那种老的,黑的,硬邦邦,沉得不行。

 
  

这是大新闻。

 
 
 

 
 
 

吴邪撺掇着王盟从旧物市场搞回一台放映机来。有了霍玲那档子事他都习惯了,临播放前还让王盟递了袋儿瓜子。

 
 

 

 
 
 

 

 
 

 

 
 
 


 
 
 

*

  
 

房间灯渐渐转黑。录像带在卡槽里转动,隐隐吱呀有声。突然跳出的影像让吴邪皱了皱眉。画面很灰暗,一个大全景。黑白色的,上面时不时飘着突兀的雪花点。

 
 
  

 
 
 

声音很刺耳,失真得厉害。

 
 
 

  

 

有点抖,像是有人手持在眼前拍摄。

 
  

 
 
 

画框中貌似是一个宽阔的停机坪,几架老式军用飞机三三两两。天很干净,噪声很大,风鼓动耳膜,很容易让人明白那是一个极度干燥又寒冷的大晴天。

 
 
 

 

 
 

远远地,有人影在动。近点了能勉强辨认。

 
 

有个飞行员从驾驶舱下来。穿着有点皱的工装,黑白画质里看不出具体颜色。脖颈上围着浅色的方巾,脑袋上夹着大飞行镜子,满满的时代感。

 
  

 
 
 

那人一转过来,一眼看到镜头,指着就开始笑,“现在就开始录哦。”声音飘散在风里,被撞散,吴邪听不太清。

 
 
 

  

 

“妈的。”有人带着笑骂了一句,听上去像离镜头很近。那声音一下子就炸开,极大声,把吴邪吓了一跳。

 
  

“有人伺候着你小子还不要,改天别哭着怪我录少了。”

 

 

 
 
 

“怎么可能。”

 
 

那飞行员走近了,对着镜头后面笑了笑。突然“嘿呀”一声整个人扑到镜头上,画面里一张大脸极速放大。吴邪和慌乱发出了“喂!吁吁吁吁——”的掌镜同时抖了一下。镜头踉跄着退开,那张脸第一次完整又亲近地呈现在镜头前。

 
  

 
 
 

仔细瞧,的确是一张很俊的脸。眉骨高高的,鼻子极有压迫感地刺出来,山根如俯卧的龙脊,眼窝很深,掩映着一双多情的眼,在极摧残人的画质下都是那样黑的极黑,白的极白,唇锋又偏生英气。看着就是个浓桃花。

 
 
 


 
 

“镜头”躲了一下,着实像是被吓到了,骂他,“损色儿你,都多大了。就他妈这样还娶媳妇儿呢。”

 
 

 
 
 

飞行员笑得像小狮子。嘴里含糊应着就往镜头后面走。画面就此突兀暗下来。

 
  

 
 
 


 
 
 


 
 
 


 
 
 

 
 

吴邪怔了一下才确认不是播放设备有问题。看完这一段儿,他突然对这神秘的录像带来了兴趣,把腿盘到沙发上,津津有味地等。

 
 
  

 
 

 

 
 
 


 
 
 


 
 
 

*

 
 

一会儿画面果然又亮了。有个人捧着镜头在走。镜头里是一段走廊,室内的,非常民国feel,上半墙刷白,下半墙上贴成实木的墙皮。光影变幻,镜头转进了一道门。有个男人在洗手台前,穿着黑色的皮衣洗手。

 
 
 

 


 

录像在这里等了一秒,吴邪的注意力不由自主放在那手上。白的,很好看,让人想摸。

 
 
 

 


 

画面突然放大,是拍摄的人突然向前一窜,喊了一声,“头儿!”

 
 
 

 

 

男人关上水龙转了过来。面如冠玉,浓眉反显清俊,一双杏眼儿顾盼生姿,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边眼镜。

 
 
 

 


 

金丝边眼镜儿甩了甩手上的水珠,叹了一口气。

 
 
 


 
 

“扁头我说过让你小心点。你看,迷上我就算了,迷到上厕所都跟。”

 

 

 
 
 

这才慢慢抬起眼来,睫毛如扇翻起。看到镜头,他一激灵,匆忙上来,张开他漂亮的手,镜头一下被几根指头捂住。

 
 
  

 
 

“嘿……不许拍!”

 
 

 
 
 

黑暗中吴邪听到这两个声音对话。

 

 

 
 
 

“哪儿来的这高级玩意。”

 

 

 
 
 

“头儿,我,我特地跟毕处长借的呢!”

 

 

 
 
 

“不如我现在就给你砸了,看老毕信你还是信我。”

 

 

 
 
 

“别别别别呀头儿。我给你搞个采访,日后好给你刻下来作纪念。”

 

 

 
 
 

“……”

 
  

 
 
 

手指松开,“镜头”害怕地后退了两步。看着金丝边眼镜儿没说什么,“镜头”大着胆子清了清嗓子,问,“请问陈深先生,对于明天的婚礼,你现在什么心情?”

 
 
 

 


 

金丝边眼镜儿低头,抿了抿嘴。刚才盛气凌人的表情不见了。虽然看不清,但吴邪总觉得他脸有点儿红。

 
 
 


 
 

金丝边眼镜儿沉默了一会,咬了咬嘴唇。再看了眼镜头。

 
 

又一爪子把镜头薅下去了。


 

 

 
 
 

 

 
 
 


 
 
 


 
 
 

*

 
 

这次暗下去的时间有点长。

 
 
  

 
 

再亮起来是一件小屋子里。陈设很简单,摆着行军床,像是部队里。窗子四方的鉄棂子都有些脏了,挂了灰尘。窗玻璃也透风似的。除此以外,其他还算整洁。虽比不得21世纪的吴邪葛优瘫着吹空调,却也算得上那个年代不错的军队住宿条件。

 

 

 
 
 

飞行员对着镜子套上那蹩脚的西装。他手长脚长的,好不容易把那看着像是个巨人尺寸的外套撑起来。却总显得别扭,抠抠缩缩的。看得“镜头”一直憋笑,画面抖啊抖啊抖。

 
 

 
 
 

飞行员一边手忙脚乱地抻裤腿,时不时挑着一边眉看镜子里一眼,说,“真他娘的大。”

 
 
 


 
 

“镜头”说,“这有啥办法,我专门找史蒂夫给你借的。”

 
 
 

 


 

飞行员冲镜头后一笑,露出大白牙来。

 
 
  

 
 

“谢谢薛教官。”

 
 
 


 
 

镜头吊儿郎当说,“行啊,知道卖乖了。今天看在你大喜的份儿上不揍你。”

 
 
 


 
 

又说,“嘿,那是啥。”

 
 
  

 
 

吴邪透过拍摄的人手中的镜头看见两幅画。画上的正是飞行员和金丝边眼镜儿。二人站在一起,脸上的酒窝很是般配。

 
 
 


 
 

镜头问,“哟。结婚照啊?”

 
 
 


 
 

飞行员的声音,“嗯。”

 
 
 


 
 

镜头问,“怎么不拍一张?”

 
 
 

 


 

飞行员说,“哪有空啊。”

 
 
 

 


 

镜头说,“也是。”好像还颇惋惜地啧啧嘴点点头。“不能是你画的吧?”

 
 
  

 
 

飞行员的声音低低的,“我夫人画的。”满是自豪。

 
 
 


 
 

镜头顿了一下,回击,“这么好一人儿,怎么就栽上你了呢……”

 
 
 

 


 

飞行员的声音吼:“薛杠头!”

 
 
 


 
 

 

 
 
 


 
 
 


 
 
 

*

 
 

另一边也是一个狭窄的屋子。

 
 
 

 
 

金丝边眼镜儿打开门,从门缝里朝外看了一眼,转回来就抡了拳头,“你给我找的这什么破地方。”

 
 
 

 

 
 

镜头害怕地晃了一下。那个很近的声音说,“头儿,我还特地调查过了。方圆几里就这么一个教堂。这会儿刚好镇上大户宁家开完了内什么蛋派对,还能剩下些花花绿绿的,图个热闹。”

 
 

 
 
 

金丝边眼镜儿削了他一眼。终究深吸了口气平复下来。

 
 
 

 

 

“怎么,陈深?”旁边一个精瘦的中年男子不紧不慢捧着茶。脸和脖子看着跟杆儿似的,身上却壮实。“你紧张?”

 
 
 

 

 

口气像引他上钩。

 
 
 

 

 

金丝边眼镜儿明明知道,可偏要上钩,哼笑一声说,“是你紧张吧。”

 
 
 

 
 

男人慢条斯理把茶放在一边,点了支雪茄。

 

 

 
 
 

“紧张什么,紧张我弟弟要出嫁喽?”说着,他甚至嘲讽地左右晃了晃脑袋。

 
 

 
 
 

金丝边眼镜儿说,“抽烟喝茶都堵不住你的嘴。”

 
 

 
 
 

没脸红,真的。

 

 

 
 
 


 
 
 


 
 
 

 

 
 
 

金丝边眼镜儿要开始换衣服了。

 

 

 
 
 

镜头换了位置,高度变了。两边多了两扇黑影掩饰着,画面晃悠,不再像那么大摇大摆地拍摄。

 
 
 

 
 

金丝边眼镜儿背过身去,刚脱了个裤头。背后生了眼睛似的,伸出一根手指,白生生地反手怼着镜头说,“放下。”

 
 
 

 

 

摄像机坚持了一会儿。拍到了金丝边眼镜儿的内裤边边。又坚持了一会儿,拍到了内裤边边上的一点肉肉。

 
 
 

 

 

接着一边慌张躲避着飞过来的剪子,一边匆忙关了机。

 
 
 

 
 

 

 
 
 


 
 
 


 
 
 

*

 
 

下一个画面光线要暗得多。里面模糊有三个影子,都坐着。吴邪辨认了一下。是那个年代的车里,从内饰能看出来档次不错。

 

 

 
 
 

飞行员一个人坐在后排居中。前排坐两个生面孔。摄像机看上去是放在前面挡风玻璃下的车斗上。

 

 

 
 
 

三人一路聊着天。开车的浓眉大眼,感觉在硬板着脸不笑。听声音是刚才掌镜的那个“薛杠头”。副驾坐的一个瘦瘦的男人,皮肤蛮黑,身量不高,留着很新潮的偏分头发,一点点小胡子。不像薛杠头的东北风,讲话很浓的香港口音。

 
 
 

 
 

香港人一直在回头跟飞行员说话。

 
 

 
 
 

他们轮番打趣他。飞行员想笑,也想憋笑,弄来弄去挤出一个酒窝。

 
 
 

 

 

特嘚瑟。

  

 
 
 


 
 
 


 
 
 


 
 
 

 
 

再之后的一个镜头,还是刚才金丝边眼镜儿的屋里。

 

 

 
 
 

金丝边眼镜儿已经换好了衣服。玄衣霞帔,站在镜前,长身玉立的样子。

 
 

 
 
 

雪茄男说,“哟,我还真没见过你这幅打扮。”

 

 

 
 
 

金丝边眼镜儿说,“不懂了吧,这是中式婚服。”

 
 
 

 

 

雪茄男说,“新郎服让你穿了,你让程霆穿什么。”

 

 

 
 
 

金丝边眼镜儿说,“爱穿什么穿什么。”

 
 

 
 
 

镜头没话找话,“头儿,我都想娶你了。”

 
 

 
 
 

金丝边眼镜儿不再理他们,只顾着在镜子前照。镜头围着他转来转去,三百六十度地拍,特别兴奋的样子。

 

 
 
 

金丝边眼镜儿扁嘴说,“你们喜欢有屁用,他喜欢才行。”

 

 

 
 
 

门敲响了,几个人都往那儿瞧,连带着镜头。镜头转开前最后一个画面让吴邪勉强扫到金丝边眼镜儿一脸期待的神情。

 
 

那种表情,怎么说呢。吴邪很难形容,他觉得……

 
 

很美。

 
 

 
 
 

但进来的似乎不是他心里想的人。鱼贯而入了几个衣着富丽的年轻男女。散发的姑娘上去就拉着金丝边眼镜儿的胳膊,“陈深陈深”地叫。另一个盘发的乖巧些,背着手站在一边。金丝边眼镜儿挨个拍拍头。又对剩下那个看上去很儒雅的男士说,“来了啊。”

 
 

 
 
 

那男士无奈地向后躲躲,要逃开他扣的帽子似的。笑了笑,说,“见外了,这种日子哪能不来。”

 
 
 

 
 

盘发的站在那男士身边说,“陈深,你要幸福。”

 
 
 

 
 

散发的说,“当然幸福啦。徐小姐你看我们陈深,何时穿得这么漂亮。”

 
 
 

 
 

金丝边眼镜儿揉揉她的脑袋说,“懂点事行不行。”

 
 
 

 

 

盘发的说,“我就见陈队长每日都穿得挺漂亮。”

 
 

 
 
 

儒雅男拉拉她,面有难色。看得金丝边眼镜儿乐了出来,摇摇头笑而不语。

 
 
 

 

 

散发的说,“完蛋了,我要成为最后一个出嫁的人了。”

 
 
 


 

金丝边眼镜儿安慰她,“实在不行,让老毕把你收了,让你们姐妹团聚。”

 
  

 
 

雪茄男咳嗽得雪茄都掉了。在众人的哄笑声中把雪茄小心捡起来,宝贝地掸了掸灰,嘴里说,“小赤佬。”

 
 
 

 

 
 

 
 
 


 
 
 


 
 
 

说着门又响。进来一个雍容的妇人,美艳依然风情不减。雪茄男赶紧站起来,金丝边眼镜儿见缝插针说,“做贼心虚。”

 
 

 
 
 

雪茄男狠瞪他一眼,那眼里又实在有点宠。

 
 

 
 
 

吴邪想,他真幸福啊。

 
 

 
 
 

这时候正巧摄像的可能嫌累,换了只手。

 

 

 
 
 

那妇人一来,于是大家都开始忙碌起来。门开开关关,人出出进进,张罗里张罗外。金丝边眼镜儿难得乖乖地坐在椅子上,对着镜子。身后的妇人帮他整理发型。

 

 

 
 
 

整理完了。妇人收了手,说,“专业的,嫂子给你弄的这不错吧?”

 
 

 
 
 

雪茄男帮腔,“你看看,你大嫂多疼你。”

 
 
 

 
 

金丝边眼镜儿一迭声说,“真好,真好。嫂子你怎么手这么巧呢,平时没少忙活吧。”

 
 

 
 
 

妇人被逗笑了,轻打他肩膀。

 
 
 

 

 

雪茄男眨了眨眼睛,歪着脑袋,“不是陈深,今天你结婚,大喜日子你跟谁过不去呢这是?”

 
 

 
 
 

这时候门外传来一句,柔软又无奈。“毕处长,你多体谅他。”

 
 
 

金丝边眼镜儿一下子站起身来,两只眼睛眼珠子不错儿地盯着门口。

 
 
 

 
 

门外那把温柔的声音像是立即被谁推走了,一下再没了声息。门口一阵忙乱,夹杂着些“先去后面等着”“这会你俩不能见面”“按规矩来”之类,折腾了一会,听着像换了一拨人。香港人的声音响起,规规矩矩地,“毕处长。飞虎队向您问好。”

 
 
 

金丝边眼镜儿又坐下,低了会头,再抬起来。嘴角依然是掩饰不住的笑意。

 

 

 
 
 

画面又灭下去。

 
 
 

 

 

 

 
 
 


 
 
 


 
 
 

*

 
 

吴邪想,这就新奇了。那个年代居然有两个男人结婚。俩人看上去还都是在体系里身居要职的样子,他俩这胆子也太大了。

 

 

 
 
 

 

 
 
 


 
 
 


 

*

 
 

教堂里氛围很是宁谧。没有几个宾客,稀稀拉拉地坐在前两排,却每个都气度不凡,每个都专注地仰着脸期待着。

 
 



 

琉璃顶里落下斑驳的彩色的阳光。窗边的落地花瓶里盛着怒放的百合。

 
 
 

 

 

机位大约放在门口的样子,周围光线很强,衬得屋里晦暗。往里走了几步,里面的情形才清晰起来。吴邪努力眯着眼睛看了看,的确如之前那个被叫做“扁头”的人所说,教堂里零零散散落着些装饰,一副狂欢过后的样子。与之相对地,此时安安静静的教堂里倒更被衬得冷清。

 
 
 



几只白鸽停在地上,有的落在椅背上,也有的在座位上,被相邻的客人逗弄着。

 
 
 

 

 

一个男人站在教堂前端的正中。是那个飞行员。他打扮得非常好看,仪表堂堂,意气风发,翘首以待。

 
 

 
 
 

这时候镜头背后传来一阵窸窸窣窣。宾客和镜头都转了过去,冲着门口。两个人影模模糊糊从一片天光中破开白茫茫的底色露了出来。一人头上戴着一披盖头,正巧与身上的礼服相得益彰。

 

 

 
 
 

是金丝边眼镜儿。他旁边是牵着他的雪茄男。二人旁边是录着像的小伙子,嘴里“当当当”地哼着国际歌,权当作进行曲。

 
 

门口地上摆了个火盆,雪茄男低声提醒着,金丝边眼镜儿看也不看,大步迈过了盆子。

 

 

 
 
 

还没等他得意,长袍的衣角便沾了点火星,差点燃起来。

 

 

 
 
 

一个人影从画外快速穿过,快到看不清身形。他跑到金丝边眼镜儿身边,很着急地蹲下身子,为他拍掉了衣角上的火花。

 
 

 
 
 

是那飞行员。吴邪听见在场的宾客都笑了,为这一出小小闹剧。金丝边眼镜儿有点不好意思地撩开一点盖头,悄悄看了一眼。见旁人都在笑,干脆把盖头一掀,嘟囔了一句。

 
 
 

 
 


 
 
 


 
 
 

*

 
 

吴邪拿起遥控器又回放了一遍,才听出他掩饰尴尬地说着“戴什么盖头呀,又不是旧社会了”。

 


 
 
 


 

 
 
 

 
 

金丝边眼镜儿又说,“那个新郎,你要等我走过去的,跑过来做什么。”

 
 

 
 
 

飞行员说,“那我就任你把衣服烧光光,让大家把你看光光,在这就地闹洞房咯?”

 

 

 
 
 

金丝边眼镜儿一副伶牙俐齿的样子,竟然说不过他,招手说,“罢了,结婚结婚,这还有没有人管了这个?”

 
 
 

 
 

雪茄男凑热闹,把金丝边眼镜儿小手往飞行员手里一放,说,“得。礼成,送入洞房~”

 
 

 
 
 

金丝边眼镜儿来不及反驳,手上攥着的盖头就被人夺走了。飞行员也不再等,也不怕坏了任何破规矩,把盖头朝后边随意一甩,欺身近前,捧着金丝边眼镜儿的脸就吻下去。

 
 
 

 

 

唇瓣相触,如白鹭歇在水面,如露珠滚落绿叶,如杨柳抽出幼芽,如天鹅交颈缠绵。

 
 

如闪电切入湖心,如雨线堙没屋檐,如花蜜浸入晚霞,如星斗尽数倒悬。

 
 

好像从那二人中都开出十里鲜妍。

 
 

又从那之中沁出甜香来。

 
 
 

 

 

镜头转着圈儿地拍摄。

 

 

 
 
 

众人起哄拍掌的声响。雪茄男一脸无奈地盖住眼睛别过头的样子。金丝边眼镜儿错愕又甜蜜的双眸。飞行员嘴角隐约的得逞后的笑弧。

 
 
 

 

 

屏幕前的吴邪都被甜了一下。好像因为这个亲吻,黑白的画面都透出些颜色来。

 

 

 
 
 

他们旁若无人地亲着。亲着,又停下来,唇鬓厮磨,停顿,一会又吻上。吻完,又停了停,四目相对,像是看见了对方眼里的爱意,两双唇便又接上。

 

 

 
 
 

飞行员轻轻从额角,吻到眉心,吻到眼皮。金丝边眼镜儿的眼皮薄薄的,白得透明,细看透着青的紫的经络,还隐约有疲惫的青黑。他看得眼里更怜惜。

 
 
 

 
 

吴邪觉得他们好像久别重逢的恋人。又小心又谨慎,一边不敢逾矩,一边又是按捺已久的大胆放纵。滚烫的爱藏在心底,像最炙烈的焰火被钢铁的熔炉锁住,翻腾着鼎沸着无可奈何。

 
 

 

 
 

他们亲得悱恻。镜头拉远,吴邪却看见二人背后那个散发的女孩子,落了泪。

 
 
 

 
 

他还没来得及想明白为何,画面便又暗下去。

 
 

 
 
 

 

 
 
 


 
 
 


 
 
 

*

 
 

再接着就是典礼结束的场面。画面里多了些彩带等等,人们都在帮忙收拾,一对新人也在收。

 
 

 
 
 

吴邪静静等了会。收拾差不多后,他注意到画面一角里飞行员把薛杠头悄悄喊走了。金丝边眼镜儿却好像没看到,左顾右盼了下,也偷偷摸摸对着镜头后面招手。

 
 

镜头“诶”地应了一声。

 
 

 
 
 

 

 
 
 


 
 
 


 
 
 

*

 
 

接下来的几个镜头略有点不一样。吴邪思考了好一会儿才明白是哪里不一样。

 
 
 

 

 

不像之前一长串的镜头段落,这时候开始有蒙太奇的对切了。

 

 

 
 
 


 
 
 

*

 
 

他先是看到飞行员的手。那双手健美修长。把摄像机摆摆好,凑近看了看,又把手收回去。他这会已经换下了礼服,仍然穿着军装制服,架着他那大飞行镜。飞行员把手背在身后,有点紧张地挺了挺胸,微微活动了下肩膀。

 
 

 
 
 


 
 
 

*

 
 

而后是金丝边眼镜儿。他也褪下了大张旗鼓的华服,只着简单平素的衬衫,却依旧好看。他把镜头放在比较高的位置,那副金丝边眼镜就被放在一边。清了清嗓子。

 

 

 
 
 


 
 
 

*

 
 

飞行员说,“那个……”

 
 
 

 
 


 
 
 

*

 
 

金丝边眼镜儿说,“呃……嗯……”

 
 

 
 
 


 
 
 

*

 
 

飞行员闭上嘴。有点泄气地看看镜头。他什么都没说出来。背也有些丧气的坨下来。

 

 

 
 
 


 
 
 

*

 
 

金丝边眼镜儿滴溜溜转着眼睛,一只手托着下巴。迟疑了好久。仍然眨巴着眼睛直直看着镜头,动了动嘴唇,却也什么都没说出来。

 

 
 
 


 
 
 

 
 

飞行员重整旗鼓,郑重其事地抬起头,又似乎对着镜头的反光整理起了发型和衣领。动了动屁股,坐正了些。

 

 

 
 
 


 
 
 

*

 
 

金丝边眼镜儿半张着嘴,深呼吸了两口,长长出了一口气。下定决心似的,垂下眼帘,又咬了下唇。

 
 

 
 


 
 
 

 
 

飞行员说,“陈深。”

 
 

 
 


 
 
 

 
 

金丝边眼镜儿说,“程霆。”

 
 

 
 
 


 
 
 

*

 
 

两把嗓音重叠成二字。

 
 

 
 
 

“祝好。”

“祝好。”

 
 
 

 

 

却仿佛万语千言。

 
 
 


 


 
 
 

 
 

随即,飞行员站起身,整理仪容,夹起头盔出门。门口仍传来那个“薛杠头”的喊声,心急火燎地催他归队,好像要出行动了。

 
 
 

 
 


 
 
 

*

 
 

金丝边眼镜儿展开眼镜戴上,把一把隐约闪着寒光的东西揣进贴身的内兜里,妥善藏好。打开了门,雪茄男和一干服制统一的男子整齐站在外头,看上去等候已久。

 
 
 

 
 

近前,桌上放着的,是一封手写的请柬。只一份,看上去主人并未打算铺张外送。

 
 

 
 
 

上面字迹隽秀。

 
 

 
 
 

两姓联姻,一堂缔约,良缘永结,匹配同称。看此日桃花灼灼,宜室宜家,卜他年瓜瓞绵绵,尔昌尔炽。谨以白头之约,书向鸿笺,好将红叶之盟,载明鸳谱。此证。

 
 

 
 
 

已然礼成,已然执手。

 
 

数年的执念也终于放下,前行路上再无后顾之忧。

 
 
 

 
 


 
 
 

*

 
 

他们各奔东西。

 
 
 

 

 

奔向祖国与信仰。

 
 
 

 
 

 

 
 
 

TE.

 
 
 



 
 

end.

 
 
 


 
 
 

这是扁头导演的处女作,薛杠头导演的处女作

 
 
 

也是程霆的处女作,陈深的处女作

 
 
 

一生一次,一次一生。

 
 
 


 
 
 


 
 
 


 
 
 


 
 
 


 
 
 


 
 
 


 
 
 

向伟大的前仆后继的舍小家为大家的战士们

 
 
 

致敬

评论(58)

热度(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