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前停更博主

我选择下海然后擦干冬天娘

两年后陈深以为自己快忘了。忌日那天他以权谋私排了一分队的夜班,偷跑去阳台烧纸。点火盆的时候顺便点了烟。火盆还是那个火盆,他却没想到能这样用它。他叼着那支招牌的樱花烟,看着火堆静静发了会呆。想象有一只手从他背后伸过来,抽走了,说这对身体不好。
可是并没有那只手,也再不会有。


四个肚脐眼:





@我选择下海  的霆深


虐的我下不来床




评论(3)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