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前停更博主

我选择下海然后擦干冬天娘

【时木】暗涌 2

剧情章

昨天好像忘记warning了,感情戏狗血,别看别看











方木注视着他凝望自己的眼神,一时失语。

 

半晌他勉强收拾起自己的焦躁,道,这件事与我们所要面对的案件有关吗?那个人与我们面前穷凶极恶的犯罪分子有关吗?

 

时樾仍然凝视着他,摇头的时候眼神落点都不变,……没有。

 

方木将手下记录板哗地翻过一页,以掩饰自己的心烦。

 

他道,那姑且可以表明,这件事在你参与侦破案件的过程中不会产生影响。

 

时樾固执道,会的。

 

方木说,相思病不是我专业范畴,但是我可以告诉你,相思病不会使人丧失行动能力,它与侦破案件无关。

 

时樾握紧了扶手。

 

方木低垂的羽睫颤动。他努力想克制自己,并冷硬地丢出一句“也与我何干”,然后结束这场让他备受煎熬的对话。

 

可他不行。他同情时樾。

 

他同情他眼中深情,那在他漆黑眸子里散发微光,谁人皆不可欺的模样。

 

半晌,方木道,……如果你日后出现了由这个起因所导向的任何心理方面障碍,你可以来找我。

 

时樾却仿佛因为这句话极高兴似的,说,好!

 



 

方木送走时樾,把面对面的两个凳子搬到了进门的一边,等着一会儿有人来把它们搬走。

 

他没有坐在办公桌前,而是坐在柔软的会客沙发上。

 

黑色的皮质沙发又是光亮又是喑哑,绵绵将他接受进怀抱。

 

方木翘腿坐在沙发上,伸出手指,按了按眉心。

 

有人笃笃敲门。

 

方木抬头望去,乔兰站在门口,一手插在白色褂子里,一手维持着扣门姿势。

 

乔兰说,开会了。

 

方木满以为送走时樾今天就算过关了,闻言,想到对方同样作为警方外聘专家,那必然是会出席的。

 

方木说,——啊?

 

乔兰踩着低跟鞋走进来,说,啊什么啊?开会啊。

 

方木刚要起身,感觉身边软皮沙发下陷。乔兰挨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乔兰说,怎么了?你脸色不太好。

 

方木没有将自己的身体情况告诉任何人,也并不想麻烦身边这个素来疼爱他又心地善良、从他小时候待在市局里便格外照顾他的法医同他一起为难。他只是轻轻摇头,站起身子,跟着乔兰往会议室走去。

 



 

C市市局是一整幢建筑,其中所有的会议室都集中在一层。这一层的气氛比其他更压抑一些,甚至都没有敲击键盘或鼠标按钮的声音,也没有干警忙来忙去的奔跑足音。由于平时并没有人经常留在这层,连洗手间里冲水的声音都足够大声且异类。

 

采光的窗子自然都让给了会议室,因而连接几个会议室的走廊里有些阴冷。方木跟着乔兰在身后走着,不由冷得缩了缩脖子。

 

经过第二会议室的时候,方木不经意一扫,惊讶地看见时樾竟在第二会议室里,跟另一人谈着什么。

 

方木久不到市局,人脸也还没认全,自认不出对面是谁。

 

屋里俩人聊着聊着,时樾像装了感应雷达一样,突然一个抬头,看到了门外两步经过的方木。

 

方木赶紧收回视线。听见身后从第二会议室里传来两人闲散走出的脚步声。而后,那两道脚步声和他一起,走入了第三会议室。

 

第三会议室内早就布置好了一切,白板上贴着相关嫌疑人的照片和疑点线索,之间寥寥几条关系线段。比普通案件的案情梳理图显得干净多了。

 

方木知道,那意味着这个案子目前所涉及的人员之间,关系极其稀薄分散。

 

这怕是接下来他的活儿了。

 

房间内有些暗,右前方的投影仪已经打出了案情汇报PPT的封面。长桌上坐着的市局领导们正纷纷抬着脸看着。他们之中方木注意到甚至有一个市委常委的领导旁听。足见市里对这个连环案的重视。

 

时樾被方才与之交谈的人引到了长桌上坐下。方木径直往角落的椅子上去。

 

有身边的警员劝他上桌坐,桌上的警员有的示意时樾身边座位,有的甚至拉开椅子,方木轻轻摇摇头。

 

大领导都在,见方木拒绝,几个警员也没有再折腾。

 

方木便在屋子的角落里听完了这个连环杀人案目前的报告。

 

 



由于是连环案件,所以整个案子并未以日期进行命名,而是将之前五月13日、15日和18日发生的三起案件实行并案调查。并案之后的连环案件以并案所依据的线索为名,被叫做“5·13三角锥连环案”,被口头简称为“三角锥案”。据负责介绍的警员说,“三角锥”的来由是在这三起案件的案发现场,均发现了一个几何图案三角锥的标记。

 

方木有些意外道,三起案件的案发时间这么靠近?

 

他凝视着5月18日所发生案件的线索云团。

 

——也就是昨日。

 

5月18日凌晨,有晨起买菜的市民在菜场后面负责宰每日新运到的鸡鸭的地方,发现了疑似人类的肢块。

 

清晨去菜市场买菜的人群熙熙攘攘,案发现场很快聚起了大量人群。他们中有年纪大了却因身体硬朗而在家负责做饭的老人,有年龄较轻的家庭主妇,有背着脏兮兮驴皮带的有钱人家的保姆,也有刚懂事不久就被非常放心的家里人打发出来买菜的青少年。

 

接到报案的警员费力地挤进窃窃私语不止的围观圈,眼见到的就是两条人臂混着动物下水、分不清具体归属的鸡血鸭血红成一片的景象。

 

据说现场还有个刚参加工作没两天的小警察,吓得说什么也不敢再去那家菜场。

 

方木看到了大屏幕上打出的,几乎淹没在血泊中的一个三角锥的记号。像是用尖锐的石子在不那么坚硬的地面上划出的,方方正正,由五条线段组成,构成一个稳定的三角锥图案,粗粗的线条颜色较旁边的地面浅一些。

 

奇怪的是,这起明显已经造成人员伤亡的案件,却至今没有找到受害者的尸体下落。

 

也许也因为屋子里空调实在太凉,方木打了寒噤。

 

藏尸案吗。和平生活过得太久,他的确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这么变态的对手了。

 

而其他的两起案件也正在侦破中。

 

5月15日发生的连环案中的第二起发生在城市CBD商圈中的一个高端购物中心。目前锁定的嫌疑人是当地一家上市公司的经理。由于是在闹市之中,并且正好是晚餐后的一段时间内,即使是人流量较低的高端购物中心里亦有目击者甚众。

 

而据他们找到的目击者证词,精彩的是,所有人众口一词,描述这位可怜又可恶的体面经理突然发了疯,冲进临近一家奢侈品店内,掏出随身的刀具砍向店内两位顾客与四位售货员。当这起惨剧吸引了不少路人的视线后,凶手冲出人群,疯狂地撞破了四楼天井边沿的玻璃护栏,当场坠亡。

 

而这起案件也成为了方木坐在这的理由。

 

讲到这的时候,邰伟停了停,问方木,方教授,一般情形下,好好走在街上的人会突然发狂吗?

 

一时会议长桌上所有人都向这个长得就不像刑警的编外警官看来。他身着浅色衬衫,衬出瘦弱身形。露出的皮肤滑嫩白皙,高挺鼻梁上夹着一副金边眼镜。的确是书卷气浓一些。

 

方木开口道,资料显示,这位经理未曾罹患过精神疾病,其家族亦没有家族遗传性精神病史。但很难确认案发当时他的具体心理状况。不少精神疾病患者,尤其症状愈严重的,愈是容易讳疾忌医。只要他没有向我的任何同行寻求过帮助,我们便不能在他的病历上找到能作为依据的相关记录。

 

一位方木不认识的局里领导问,假设嫌疑人的心理状况正常呢?

 

方木答,首先,精神状况这个指标无法单一用正常或不正常来进行划分。假设案发时他的各项心里指标在正常阈值内的话,几乎很难用外界手段完全掌控嫌疑人的行为。即使是本身精神状况濒危的患者,距离各位所说的这种“发狂”的状态也并不很接近。起码需要的是一个“关窍”,其实就是一种生理或心理刺激,来激发出患者的异常行为。

 

长桌上,听得懂的听不懂的,纷纷点头。桌尾坐在并排两台笔记本电脑后的记录员密集敲击键盘,发出八月暴雨似的声响。而时樾一手支颐,弯着眼睛瞧着坐在房间角落发言的人,自己都未注意到自己上扬的嘴角。

 

伤人者已然身故,六位伤者被迅速送医。由于受伤者多是手无寸铁的小姑娘,伤情比较严重,其中有两位不治身亡,而另外四位则性命无碍。但这个案子却从上社会新闻到上连环案专案组的桌,显然还有别的道理。

 

方木问,又出现了三角锥的图案?

 

负责介绍的警员说,是。出现在凶器的把手上,被人刻下了一个4mm*7mm的三角锥。

 

在凶器上……方木想,真是变态又嚣张啊。

 

5月13日发生的事件也非常离奇。在C市近郊的一座山上,一位登山客在深夜坠亡。清晨被清扫山道的清洁工发现尸体。法医鉴定,死亡时间在凌晨的两点至三点之间。

 

这座名为丘山的山是C市一个颇具盛名的旅游景点。C市城市化建设深入,市区寸土寸金,丘山作为C市距离市中心最近的天然氧吧而颇受到游客青睐,日均客流量可达四万两千人次。景区开放时间为早上六点至晚上五点半,丘山路陡,因而每日景区关闭时间内都会封山,无人可在山上逗留。

 

出事地点在山顶,原因是一处护栏松动。这件事原本已经被判定为事故,有勇无谋的游客和管理不周的景区各自承担责任。却又因为松动护栏上的三角锥标记,与15日的商场砍人案一起,也许将被认定为一起谋杀。

 

方木一边缕思绪一边听到这。他注意到时樾一直很安静。也许因为这不是他的专长所在,即使他清楚对方非常聪明,也完全想得到他能想到的一些关节。

 

像是觉察到方木在留意他,时樾大方地转过了头,明晃晃地对着方木眨了眨一边眼睛。

 

方木:……你丫转回去。



tbc?

评论(6)

热度(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