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大

不介意圈热圈冷
我是热的

【时木】暗涌 5

方木接着解释,他所选择的抛尸地点是公园,公园对于人们的生活,尤其是C市人们的生活而言,是奢侈品而非必需品。如果凶手是短途出差或者是初到此处,一定不会熟悉C市的公园。尤其抛尸地所在的公园面积小,监控设施少,非常不显眼。因而推论他在C市生活过很长时间。凶手无意识地将他所学过的解剖学知识和技巧用在犯罪上,甚至撒上巧克力,精心布置,说明他对自己的“作品”非常满意。尸块被发现在菜市场,尸首被发现在市中心的公园,两者都是非常容易引起大量围观的地方。这非常非常大胆,因为意味着作案风险指数增加。作案人一定非常享受将自己犯案的成果作品展览在大众眼下,受到络绎不绝的观赏和讨论。他应该自学生时期起,便习惯生活在光环之下。而学生时代自带光环的,很多时候是学习优秀的那一类。

 

时樾接话,可我是因为帅啊。

 

方木下意识地笑了笑,但情绪仍然低落。

 

时樾有些担心地望着他。

 

他觉得方木一定是猜到了什么不太好的结论。因而他也不知道该不该继续让他解释下去了。

 

但方木永远对自己非常狠。他意思意思笑完,继续道,接下来,就都是纯粹的推理了。

 

时樾打断他,可以先不说那个。我们整理一下按照目前的线索,侦查的思路和方向是什么。

 

方木看了他一眼。时樾注意到他眼睛里有些湿漉漉的。

 

时樾问乔兰,本市开设法医学的学校有几个?

 

乔兰说,全省级区划内,也只有一所警校。

 

时樾突兀地一顿。邰伟注意到方木也怔了怔。

 

他单知道方木是那所学校出来的,却现在看来,好像时樾也是。

 

邰伟点了支烟道,交通,比如哨卡监控这可以查吧。运输两具尸体,一大兜子巧克力,坐地铁这不太现实,他应该得有车。

 

方木笑了,配合着说,可以有。

 

时樾道,而且按方木方才说的,嫌疑人有这种类表演型人格,他在精心布置完案发现场后,一定不会离开。

 

第一句话的时候方木瞪了他一眼,嗔怪的,好像在说,“我允许你叫我名字了吗?”

 

他越嗔,时樾当然笑得越开心。接着道,——他一定会混在人堆里,观赏大爷大妈们议论纷纷,白领们嫌恶又惊惧地匆匆路过,河水淙淙,血流汩汩,还有人受不了画面而产生生理反胃。

 

闻言方木又瞪了时樾一眼。这次不是嗔,是结结实实的仇恨值。

 

时樾摊手。邰伟问,是吗,方教授?

 

方木不得已,说,我认为是这样的。

 

邰伟一停,一想,一个激灵,道,监控!两侧的主干道监控都可以用了。

 

他让人迅速地调出抛尸地周边的交通概览图,所有人的精神都集中过去。毕竟都对刑事案件敏感度超乎常人,在场的每一个几乎都能一眼看出,从混迹在人群中到最快速度撤离,最理想的路线是哪条。

 

邰伟喊来罗艺,让她着手去调西二环南山路一段高清晰度的监控。

 

这时方木突然轻轻地自语了一句,为什么他的车能停在路边,驾驶室没有人,却大家都不觉得奇怪?难道不会很引人瞩目么?这对他的全身而退很不利。

 

邰伟一愣,不是所有车停好了司机都走吗。

 

乔兰说,你以为犯罪分子抛尸还要先倒车入位?

 

邰伟说,说不准他就特尊重交通法呢?

 

方木猛地抬起头。

 

所有人看向他。

 

方木说,——出租车!

 



 

由于C市乃是国际知名堵城,的哥们在交通状况糟糕的时候下车抽烟放松侃大山的情况非常普遍。

 

所有人盯着罗艺调来的监控,按照方木提供的外貌特征线索,竟真的排查出了一辆车。那车看上去与一般出租无二,如果不是事前一番推理,单看监控,他们怎么也不可能从众多车流之中找出它来。

 

邰伟敲着桌面说,小罗,让技术部门把车牌号弄出来。

 

罗艺说,出来了,邰队您看。

 

时樾说,一方面通过监控勾勒一下这辆车的行车轨迹,另一方面查查看车牌号有什么信息。

 

邰伟说,都喷成出租车了,肯定是套牌。

 

方木脑海里划过画面。穿着制服的的哥混杂在人群中探头探脑,也许他还被轻晃的包围圈推搡了下,的哥却没有任何的不高兴,反而内心享受到爆炸。人群渐渐散去,的哥也没劲地摇摇头,掐了抽一半的烟头,回到了自己的车上。他甚至还正常不过地带着一双手套,那当然什么痕迹都不会留下。

 

非常自然。

 

若真如此,这个人就太可怕了。

 

方木盯着现场图片。两具失去一只手臂并满腹糖果的尸体身下,是泼渐状的水痕。靠头部的水流量大,已经四下横流开来。

 

时樾开口,道,你在怕什么?

 

他看向方木,一双漆黑眼睛明亮而坚定,仿佛能隔空输送信念与能量。

 

方木想,他还是那么敏锐。

 

米楠在这时敲门,时机非常合适。方木抬起头,会议室里所有人都抬起头。

 

米楠气儿还有些不匀,她说,根据实验结果,按照现场的水渍情况,那水应该是今天早上四点到五点之间留下的。

 

方木看向乔兰。

 

乔兰有些迟疑地开口,根据法医解剖结果,死亡时间目前预估在四点至七点之间。死因是……失血过多。

 

时樾浑身一震,立即反应过来,一双眼盯紧了方木。

 

方木苦笑道,各位就当我讲一个故事听吧——

 

两具尸体在被生斩一截手臂之后,极度虚弱并昏迷。男人把昏迷中的两个人运送到了他的理想舞台上,摆好二人,腾出手头的大塑料袋,舀了满满一袋子的永定河水,将晕厥的二人泼醒。他要他们清醒着看他的表演——把肚皮剖开,把胸腔腹腔里的血一点点放干净,露出自己的脏器结构。二人恐惧至极,哀求并勉力挣扎,可最后男人一把用力地扯出了他们的肠子,把塑料袋里的巧克力糖果作为装饰品满满当当地塞了进去,填补了空荡荡的躯壳。这时候已经不再有挣扎了,只剩下些生理性抽搐,而随着抽搐,血液一点一点,流失干净。

 

男人一直充满快乐地欣赏着,甚至人还没死透的时候,他便坐回了车里,打了个盹儿或者抽了根烟,看了本杂志或者听了会儿交通广播,直到惊呼撕破公园宁静,他随着其他好奇的人们跑过去,终于看见两具已经冷却的身体。

 

——这不是杀害,这是活体解剖。

 



 

满室俱寂。

 

在场的每一个但凡精神还算正常的人,甚至都无法迅速夺回自己的控制权,以至于连看像方木的眼神都是惊恐而厌恶的。

 

除了一个人。

 

时樾也是最先打破寂静的,他道,在面对生死的时候,只是断了一个手臂的两个成年人,竟然只能无力反抗地被活生生剖腹?

 

方木面色仍有些苍白,他点头道,所以我认为,存在过一种药物。

 

乔兰微蹙眉道,尸体上没有检测出安眠类或者麻醉药物。

 

方木轻轻道,不……我想,那会是一种会影响精神或意识的药物。

 

邰伟说,那不就是毒/品么?!

 

时樾道,毒/品要使人成瘾,要流通,要牟利,首先得刺激人精神愉悦,而非使人虚弱痛苦,这从根本上就是悖论。

 

方木问乔兰,尸体体内有否检测出什么不寻常的化合物?

 

乔兰道,有,但成分非常正常。普遍到……譬如所有感冒药中都含有这种物质。

 

邰伟说,也就是没法证明这个是吧。

 

时樾说,那两人失去反抗能力的动因到底是什么?

 

邰伟说,一般来讲,就是有把柄或者人质在对方手里什么的?

 

米楠插嘴道,太夸张了吧,有人要在我眼皮子底下把我肚子切开诶。

 

一时一屋子人又陷入沉默。

 

这时又有急促脚步声来。

 

罗艺在门口打报告,道,头儿,牌照的确是一辆出租车的牌照,这是早夜班师傅的信息。

 

邰伟接过打印纸。

 

罗艺说,还有,线路出来了,很奇怪的是出租车停放在了一处居民楼的楼下,就再也没有动过了,不像是等客人什么的。

 

邰伟神经一紧,他会不会再次作案?

 

方木摇了摇头,说,应该不会。今天这两具应该是他非常满意的作品,他应该希望把这个“作品”再留一留,等它的影响力再扩散才对。

 

时樾说,不是作案,那就是他老巢。老邰你先部署包围。

 

邰伟跑出去了。

 

方木后脚也出去。

 

时樾跨坐在桌边,一手握拳架在桌面上,一手反插在腰,道,你出去干嘛?

 

方木的脚步居然真的顿了顿,说,干你屁事。

 

 



方木蹲在大楼门口的石狮子背后,点了根烟。

 

时樾在他背后蹲下来。

 

方木说,阴魂不散。

 

时樾说,烟。

 

方木甩了甩烟盒,递过去,时樾抽出一根。

 

时樾说,火。

 

方木说,操。

 

他把打火机扔过去。

 

时樾一把抓住。

 

两个人并排蹲着抽烟。

 

时樾吐了口烟圈,说,下周工作日,我抽空陪你去看医生吧。

 

方木看神经病似的看他,哪有空?

 

时樾却没看他,问,有这么急么?

 

方木一时没反应过来,说,什么?

 

时樾说,这个案件。

 

这么多条人命还不急吗……方木无言,实在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他。

 

他顿了顿,还是说,我怕他真的再动手。

 

时樾道,不管他是否要再动手,这都不是你自己的事。

 

方木皱起眉头,那是谁的事?

 

时樾说,是他的事。而对你来说,你的事就是,不管他做了什么,接受,冷静下来处理。

 

方木把烟从嘴上拿了下来,语气添了点较真,我不够冷静吗?

 

时樾也把烟拿了下来,说,你不够。

他说,你在害怕,你在担忧,你在扛责任扛压力,但你现在的身体不适合。

 

方木沉默。

 

时樾说,哦对,差点忘了。

 

他把方木手上的烟抽走,用皮鞋底碾灭,说,少抽烟现在。

 

方木没说话。半晌他声音很低地说,我有冷静了。

 

他好似声有哽咽,眼睛却很干燥明亮。

 

我明白你努力了,但你还是很紧张。时樾这么说道,放松,他杀人,怎么怪都不可能怪到你头上,不要强求自己。

 

方木小声说,我没有。

 

时樾笑了,那最好了。

 

他没有告诉他的是,像他这种人,是真的觉得这个世界上只有方木的命最重要。

 

 

 

 

tbc?








高考加油啊,我的小傻瓜们可别像去年有一只那样把我的小黄书带进考场……

评论(12)

热度(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