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大

不介意圈热圈冷
我是热的

⬆️点击听文末时蝈蝈倾情献唱。








【时木】暗涌 6

邰伟走出来,道,布控完毕,什么时候收网?

 

方木手顿了顿,回头看着邰伟。

 

邰伟不觉有什么,愣了愣,突然恍然。

 

方木无奈地笑,邰队长,你未免也太器重我了?

 

邰伟小声说,因为你说的一般也都是对的……

 

方木一愣,道,那看来我以后得少说话。

 

时樾起身轻手推了邰伟一把,看了他一眼。

 

罗艺在旁边懵了,等下等下各位大佬,我能不能冒昧问一下……现在是还不能收网吗?

 

邰伟低声说,先盯着吧。

 

时樾说,没有证据。

 

罗艺也这才明白。

 

方木叹了口气,道,我以后真的要少说话。

 

邰伟道,嗐,案发这才多久,你都已经锁定到凶手住的小区了,够可以的了。这是程序问题,程序问题,错在我。

 

时樾凉凉地说了句,当然在你。

 

邰伟说,哎时樾啊,老邰我不会说话,但我咋觉得你这么像方木他们家养的狗呢。

 

时樾没理他,转而整个人恨不得趴到方木身上并且努力眨巴眼睛,诶你也养狗啊?

 

邰伟:……

 

邰伟:什么人啊都?

 

邰伟想,这活儿没法干了。

 



 

盯梢持续了多日,但在小楼下待了许多天,愣是什么消息也没有。具有相似特征的人竟然生生就这么和外界断了联系,一次也没有再出现过。

 

邰伟特意避过了时·护短·樾,小声问方木,有没有可能,线索错了?

 

方木轻轻摇头,道,我更倾向认为,有人接应了他。

 

乔兰插嘴道,是因为那种药?

 

方木说,是。

 

乔兰说,你还是认为那种药存在?

 

方木说,是。

 

乔兰点点头,没多说什么。

 

邰伟说,谁接应他?他媳妇?

 

方木说,我不认为他已经结婚了。

 

邰伟说,你这也知道?

 

方木觉察不好,他微微偏头,退了退,道,我也不知道。

 

让他说。门口传来一道男声。

 

时樾单手插在运动服的兜里,像是个刚下体育课的大学生,却有着学生所没有的锐利眼神。

 

他就这样走了进来。

 

他径直走到方木面前,歪着脑袋,道,你只管说。

 

方木想了想,说,我只是认为,这种从优越的理想环境跌入尘土里的年轻男人,一定不会很快走入婚姻,因为那意味着走入稳定,意味着他承认这种窘迫将在他的生命里延续很长一段时间。但他搞出了这件事,他不会安于此的。

 

邰伟点点头,说,有理。

 

时樾用胯撞他,大声点儿。

 

邰伟并腿敬礼,中气十足地喊,有理!方首长说的!都是对的!

 



 

分局建议派人走访,或者租住到小区内打听消息。市局认为有些冒进,最终采取了时樾的建议,安排居委会进行了一次人口普查。公安干警穿着便衣混在居委会的走访小组里,手上拿的资料里,夹着根据方木提供的描述综合了监控录像所绘制的画像。

 

这一下布置下去,又是时间。但总算是锁定了一间屋子,根据邻居案发左右两天的证词,那间屋子的租客具有重大嫌疑。

 

房东非常配合调查,市局这边拿了搜查令就破门了,可没有什么人赃俱获的欢喜故事。不过方木倒是不怎么意外。

 

屋子里看上去已经许多天未有生活痕迹,但警方还是找到了一些比较可疑的东西,把所有证物袋带回了警局一罗列,大家都毫无头绪。

 

这最近的一个案子也如前两个一样陷入了僵局。

 

而在这几天之中,方木已经着手在看前两个案子的资料。

 

他问罗艺,听说第二个案子的经理不太好调查?

 

罗艺重重点头,说,是呀,他在一家奢侈品公司中华区的最大代理做总经理,身边接触的都是名流,那些人嘛……啧啧,你懂得,税都不好收,社会关系查起来水很深。

 

方木信手翻着一份商场目击证人的证词,问道,公司呢?

 

罗艺咂嘴,公司那可撇的更干净了……

 

她突然精神一振,道,对了方教授,那个经理的老婆最近要办生日宴会,您要不要问问时大佬,看他能不能弄到邀请函?

 

方木微微蹙眉,看向她,我没有懂。

 

罗艺道,他老婆呢,跟他也算门当户对,是C市这块一个有名富商大贾家的千金。这两天要到二十五岁生日了,打算办一个比较私人性质的宴会,据说只有C市商界政界有一定地位的青年才俊才能收到邀请。

 

方木说,不是,这跟时樾有什么关系?

 

罗艺比他更惊讶,时大佬不是……呃,怎么说,我感觉他好像很有钱,触手很长?

 



 

下班的时候方木一边准备回家,仍然在一边思索。时樾触手很长?他怎么不知道。

 

不如说,他一直什么都不知道。

 

包括那一句话。酒吧里少年拿着洋酒和人碰杯,吊儿郎当地说。

 

“他呀。讲实话么?我真说了啊,你们谁都别他妈卖我——泡了他,我觉着一点儿意思也没有。”

 

在他的记忆里,在方木的记忆里,那个人一直是那副明媚阳光的样子。帮他写写作业他就能用看全世界最宠爱的人那样看着你,每天挂在你身上不是要糖就是要抱。那样的人,仿佛就连顶着大太阳打球,甩出的汗水都是澄澈而晶晶亮的。

 

他毕业前做了什么,毕业后在做什么,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没有了解过他,也的确一直没能真正了解他。

 

他方木在任何犯罪分子面前都是一台X光扫描仪,却独独没看清时樾,也不怎么能看懂自己。

 

某种程度上来说,这证明他俩都不是犯罪的料子。

 

另种程度上则更证明,他可太不专业了。

 

 



方木在走出市局大门的时候,被路过的一名神色非常着急的警员叫住。

 

警员说,方教授,邰队喊你回去。

 

方木转身就往回走,临走还是拉住小警察,问,他说什么事了吗?

 

小警察上气不接下气:他、他说、18号案件的嫌疑人……自、自首了!

 

方木抬脚往回赶。

 

盛夏的走廊里闷热潮湿,间或透出某间办公室内开得过足的冷气。方木一路跑,一路心焦,到了专案组,一进门便撑住了桌子,微微弯腰喘着气。

 

时樾敏锐地问,你怎么了?

 

方木想摇头说没事,腹痛却愈加剧烈。他好像天生缺失了在时樾面前撒谎的能力,他微微弓下了背,哑声说,……胃有点不舒服。

 

时樾哐当一下站起来,椅子沉重划过地面。他很凶地问他,午饭没吃?

 

方木勉强看了他一眼,又叉着腰弯了下去,无奈点点头。

 

时樾转身就出去了。

 

方木得以彻底扶着椅子,脱力跪下身子来。他捂着自己的胃部,整个人几乎要缩到桌子底下去。

 

几乎没过多久时樾便风一般刮进来,递给他一杯热水与一板药片,说,先吃一片,保护胃黏膜的。

 

方木接过药,指尖却没有松开。

 

他低声说,对不起,我看卷宗太入神了,就忘了。

 

他觉得时樾盯着他低下去的发旋很久,而后,对方才开口。

 

时樾说,坐会儿,我给你买点粥。

 

他帮方木拉开椅子,把方木搀到椅子上坐下。

 

方木默默地抱着温水,看着他离开。

 

很多时候,很多细节,太像了。好像他们还从未有罅隙的时候,那时候他们彼此也都还年轻,还无忧无虑,还以为自己拥有了爱情。

 

人生如梦,我投入的却是真情。

 



 

会议室的门再啪嗒一开,方木被惊得一跳。

 

邰伟急匆匆进来,方木说,抓到了?

 

邰伟说,对,想让你来审……你嘴怎么这么白?

 

方木说,我没事。

 

正要站起身,邰伟看见了桌上的药,了然,道,我说时樾怎么让我别给你派活儿。身体不舒服啊?

 

方木只得说,没什么。

 

邰伟答非所问地点头,说你歇着吧,换季温差大,局里空调冷,注意着点儿。

 

方木无奈,道,自首的是谁?我去看看?

 

邰伟一挥手,不用了,有事就歇息,我们不搞周扒皮。

 

看方木还想说话,邰伟说,嗨,嫌疑人可是自首的,少了你还搞不定吗?都这么吃白饭,还不如回家种地去。

 

方木张了张嘴,竟接不上话。这才又坐下。邰伟急匆匆地出去了,方木看着他身后被甩上的、左右拊掌似的门扇,突然觉得自己才是吃白饭的。

 

他有些走神,反应过来时,手已经轻抚上小腹。

 

他身子清瘦,三个月有余,那儿却几乎没什么幅度。不过体质倒真是弱了一些。

 

方木放在桌上的手攥了攥拳。他是第一次有些懊恼。

 

懊恼留下了这个孩子。

 



 

后来据说审理过程非常顺利。自首的嫌疑人和方木侧写出来的简直如出一辙,恨不得连脸上长的痣都一模一样。所有人对方木都服得不行,刚参与工作的那个小警察被前辈指点着,还张罗要请方木吃饭,要拜他为师。

 

根据嫌疑人的供认,许多案件的细节也都一一对上。包括定位到的他的住所位置也准确无虞。更有一件意外之喜,是在嫌疑人屋子里提取的证物中,刚巧发现了两张经理夫人生日宴的邀请函。

 

局里气氛一派轻松。邰伟想就着邀请函分配下阶段工作,被时樾一股脑推走,说要请大家喝酒。今日事今日毕,明日事明日再说不迟。

 

方木固然觉得蹊跷,却也不好坏了氛围。时樾明显是想让他一起去的,此次案件中他也的确是焦点。逃是逃不过,方木又不想坏大家的兴,老老实实地跟着大部队走。

 

他们跟着时樾到了市中心CBD,从地下车库分批上了音乐电梯。从电梯里头就开始蔓延的音乐使得一群机关内被闷坏了的年轻人们轻而易举地兴奋了,合着鼓点好似墙上的游鱼也顺着灯管荧光流动起来。

 

然后,啪,轿厢门一开,it’s show time——

 

他看见那张熟悉的脸在大家面前转了过来,英俊面容上跳跃蓝色与紫色的光线。在爆炸的声浪下他对大家喊,Welcome to LUCIDDREAM!

 

罗艺平时像个乖乖女,却好像特别崇拜这种声色犬马,大声问,时大佬,这是你的产业呀?!

 

时樾冲她眨眨眼,笑出一边酒窝。

 

空气里弥漫着各种信息素混杂的味道,像旋风,像洪流,裹挟并虹吸吞噬所有神智。一群人脱了警服,扔了警帽,像一批出圈的羊群,流入到人群的各个角落,然后迅速地蜕变成洪水猛兽。

 

喝到后半夜,邰伟迷瞪着眼跟郄浩划拳,罗艺仍然活动在舞池中央,乔兰坐在吧台边狂喝伏特加,米楠陪在她身边熟练至极地玩色子。方木由于胃刚犯了毛病,吃了药之后倒是被按在座位上。有了时樾的授意,也没有人敢来难为他。

 

倒是方木有些奇怪,之前一直黏黏腻腻的人,此时却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他皱着眉在迷蒙的氛围中回想,方才两人说的最后一句话。

 

时樾说,怎么样?

 

方木说,有点吵,我不喜欢这种音乐。

 

然后时樾闪身就不见了。

 

他当时以为他接着玩儿去了,反正自己也不是不习惯。笑笑也就随他去了。

 

可很快,他的疑问却得到了解答。

 

他的答案站在舞池前端的舞台上,热闹音乐停止,乱哄哄的舞台效果也停止,一束白光打下来。时樾抱着吉他,微微向台下倾身致意,然后向后在高脚凳上坐下来。

 

他坐得随意,一脚高一脚低。稍稍安静的人群因为酒吧大老总史无前例的亲自登台又爆炸了起来,年轻的少年少女们不遗余力发出尖叫,会吹口哨的吹个不停。

 

一片混乱中,他看见时樾深处在一束干净又强烈的光里,眯着眼睛四处找了找。

 

他很快地找到了他,对他一笑。因那一笑,人群欢呼起来。

 

他又朝着他的方向拨弄琴弦。乐声流淌,而人声渐静。

 

酒吧老板唱了一首慢歌。

 

 



You and I, what a life

你和我 拥有怎样的人生旅程

Like a ride on a roller coaster

这段旅程像过山车一样跌宕起伏

There were times, that we cried

我们曾有过痛苦的时光

For sad things that we weren't supposed to

经历难以想象的悲痛

We've got good at fighting with each other

我们总是争吵不休

When we should be fighting for forever and ever

在我们应该为了天长地久而努力的时候

 

Don't go giving up on us

不要放弃我们之间的感情

Giving up on love

不要放弃我们的爱

Don't say that it's all too late

不要说 一切为时已晚

That it's all too much

说你已不堪忍受这一切

Your words can cover up what's deep inside

你的话语无法表达你的内心

I see the truth that's in your eyes

在你眼中我看到了你的真心

And your eyes don't lie

你的眼神不会说谎

No, your eyes don't lie

你的眼神不会说谎

 



 

他是个天生的诗人。方木想。

 

在酒吧老板拨弄着琴弦低吟浅唱的时候,所有在场的,听歌的人,不管有否听清他所唱的每一个字,却都听懂了他想讲的故事,知道了他想挽回谁。

 

 



Have we lost what we had

我们是否已经失去了曾经的美好

Way back on the road we've taken

回想我们曾经走过的爱情之路

Coz every step we make

因为我们每走一步

It feels like the ground is shaking

仿佛大地都为我们颤抖

We've got good at running from each other

我们擅长逃避彼此

When we should be running close together, forever

可我们应该永远在一起


Don't go giving up on us

不要放弃我们之间的感情

Giving up on love

不要放弃我们的爱

Don't say that it's all too late

不要说 一切为时已晚

That it's all too much

说你已不堪忍受这一切

Your words can cover up what's deep inside

你的话语无法表达你的内心

I see the truth that's in your eyes

在你眼中我看到了你的真心

And your eyes don't lie

你的眼神不会说谎

No, your eyes don't lie

你的眼神不会说谎


And your eyes don't lie

你的眼神不会说谎

Coz your tears show me everything that really matters

因为你的眼泪告诉我 一切都不再重要

And your eyes don't lie

你的眼神不会说谎

Can't you see we can have a happy ever after, forever

你难道不明白 我们可以幸福到永远

 

……


Don't go giving up on us

不要放弃我们之间的感情

Giving up on love

不要放弃我们的爱

No, your eyes don't lie

你的眼神不会说谎

 



 

他唱完,带着吉他站了起来。所有人都在高喊,所有人狂热地盯着他,而他注视着他,只注视着他,肆无忌惮的目光里的,是极致的寂静。




tbc


评论(15)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