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大

不介意圈热圈冷
我是热的

阎罗薨原线结局,之所以会BE,很大程度由于元凌初初登基,皇位未稳,拳脚未开,人心不定。


若反派是个傻的,不懂起事时机,待到凌皇盛世时再出纰漏,那情景必定非常凄惨。


诸如凌皇坐在龙椅,国师之位在侧,理当算是后戚干政,竟不垂帘。一张凤辇大大咧咧摆在那处。只是那主人似乎不怎给面子,起得来便上朝,起不来便一身青青紫紫地卧在龙榻里,小腿从喜色褥子里露出来雪白半截,睡个天昏地暗。


百官里有敢指责的,只言片语,动辄上颜大怒。


那天有个豁出命的,指责国师是妖孽,是祸水。圣上竟未生气,舔了舔唇道,当真妖孽,当真祸水。


文武百官:???


近侍及时地捂住了太子的耳朵。


太子歪头。


被要求按照剧本来之后,皇上横眉冷目,一拍龙椅,道,平白污蔑人家明媒正娶的妻,三岁小儿尚不至如此荒唐,何况要弹劾朕的皇后,你可有证据?!


死谏官一撩衣摆,拿出一打笏板,一边念叨着罄竹难书啊,一边码出一堆证据来。


凌皇一路听一路评,求雨得雨,这是好事啊。……嗯,现世报,大快人心。……好好好,着司天监核实,若确凿,明日大赦。说够了吗?


那谏官滔滔不绝惊坐起,道,啊?


凌皇说,说够了,就带着殿外的丞相之女滚出去。来人——


那人深深一拜,脚底抹油,臣自己走,自己走。


于是幕间一出戏听完,所有人整肃仪表,继续上朝。凌皇掏着耳朵问,史官何在?


殿尾遥遥举起一只手来。


凌皇道,朕听了这么久,可以算得上一个“广开言路,虚心纳谏”吧。


史官道,当得起,当得起。


下了朝皇帝直奔后宫,进殿只见内殿里红罗帐暖,心字香烧,有人影影绰绰地横卧在曼莎之后,只消他一坐下,便轻轻巧巧将脑袋枕了上来。


鬼厉问他,今天又斗嘴了?


皇帝说,斗了,朕赢了。





评论(14)

热度(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