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前停更博主

我选择下海然后擦干冬天娘

【时木】暗涌 14(上)

方木不知自己是怎么回到自己办公室的。

 

他坐在宽敞舒适的皮质座椅上,只感觉全身心的劳累。可闭上眼睛想休息的时候,情况更糟。

 

大半的时候,他都在对着窗外蓝天发呆。

 

小半的时候,会打开微博,刷一刷相关词条。

 

质疑声不止对于个人,甚至由他上升到了警方公信力。这是最让方木难受的。

 

他屡次灭掉屏幕告诉自己不要看。可没坚持一会儿,还是忍不住打开页面。

 

由于时樾不在,方木一直竖着耳朵听着,看他什么能回来。

 

虽然他也知道——即使回来了也无济于事,可他就是想等他回来。

 

两个人的办公室挨着。方木也不知道自己浑浑噩噩地挨到了几刻,浪费了多少办案的时间。可他都没有心思再多想,花费更多精力去管束压抑自己,尤其是当发现这样的自律无济于事之后。每每企图将思路引导到案情上,却只是长久的发懵,根本无法推进分毫。

 

终于方木听见了那边传来脚步声。他极熟悉他,只听了两耳朵就能辨认出来。

 

他想起来,时樾从走廊的另一端,可以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直接进入办公室。于是方木没有多想,哗一声推开椅子便往外走。

 

时樾办公室里有人在等,方木走到门口,刚露出半步,意识到自己可能偷听到里面的对话,连忙收脚往后撤。

 

但还是听见了简短两句。

 

小郑问他,终于回来了时哥,厅长叫你去干嘛呀?没啥事吧?

 

时樾说,挨训呗,五千字检讨……反正他训我得心应手……你说邰伟这老王八蛋,都不懂得帮我说两句话……

 

原来厅长都知道了。

 

方木绞着手指退回了屋。可等了整一天,也没等来厅长叫自己去面谈。倒是时樾和邰伟一直没有露面。方木猜想那俩人可能是在厅长面前替他扛了,这会儿正忙着五千字检讨。

 

晚上他躺在房里,如常关了手机,关上灯,拉上窗帘,屋内一点光线也无。方木平躺在床上,望着混沌的天花板。

 

无法入眠。

 

他又忽然想起,也许今天厅长没找他,只是局里跟厅长说过他在休假而已。

 

他于是又惴惴不安起来。

 

就这么一味睁着眼,间或翻来覆去。方木疲倦至极却仍然毫无睡意地再次拿起手机,上面显示的时间是凌晨四点。

 

方木仰躺在床上,打开了一个ASMR。

 

在他还没搬到局里的时候——也就是前两天——一日车送去保养,做了地铁通勤。当时在地铁广告里看见了这个做ASMR的APP。方木前两日便有些焦虑,睡眠质量极差,于是便下了下来。

 

他摸出耳机,随便点击了一个播放量最高的,郑重地合上了眼。

 

 



第二天一早时樾把五千字检讨打印了一式两份,晨曦微露的时候便到厅长的办公室敲门。

 

厅长收了检讨,自然又敲打了他两句。时樾样子做的很足,于是厅长也未多留他。只是在时樾出门前,提了一句。

 

说,时樾啊,挺好一小伙儿,长点心。

 

时樾握着门把回头,厅长还有吩咐?

 

厅长说,别又弄得跟当年论文的事一样。

 

时樾露出一副很为难的样子,得了吧弄什么弄啊。厅长拜拜!

 

他开门出屋。

 

这一番折腾,也到了正式的上班点钟,公职人员们陆陆续续往大楼里走。从厅长办公室出来之后时樾就往楼下跑,跑到自己和方木办公室所在的楼层,绕进洗手间洗了把脸,然后便兴冲冲去敲方木的房门。

 

没人应。时樾敲了一会,又去拧门把手,锁了。

 

时樾便溜达下楼买了早餐,上来之后,门还没开。时樾把早餐放在自己办公桌上,看着烟气氤氲的两份早餐在玻璃面儿上蒸出相依相偎的两团水汽,思索了一下,掏出手机给方木发了短信。

 

“给你买了早餐在我办公室”

 

而后在电脑上打开纹身男的笔录,细细看起来。



 

 

中午的时候,大家纷纷下楼去食堂吃饭。

 

时樾下楼的时候,又留意了一下,注意到方木的办公室门仍然是锁的。

 

两份早餐都已经凉透。时樾也没吃,他想等方木一起。这时只能把两份早餐都扔进垃圾桶。

 

时樾下楼,到了食堂,顺口问组里同事,方教授今天有外派么?

 

邰伟抬头说,没啊,他没跟你一起啊?

 

时樾神色一凛。

 

邰伟顺手把手上刚打包的饭给他,道,我的先给你,你去找找。

 

两个男人先前都并未觉得这次的舆论能给方木带来什么。他们固然理解那种苦闷和烦躁,但到底还是过于相信方木。想着他真实的风暴都能站着挺过来,这次不过是虚拟世界里一串数据,应当出不了事。

 

可当时樾找遍了大楼办公区而不见方木的身影的时候,他渐渐意识到他错了。

 

——这柄刃最锋利的地方,也正是他最薄弱的地方。

 

时樾拎着那一袋子饭盒,由于刚从十七楼一层层跑下一楼,有些粗喘。

 

他感到连手中这份崭新的餐食也在逐渐流失他的热度。

 

就好像……就好像方木。

 

时樾猛地抬头。

 

方木现在应该就住在局里。

 

时樾拨了几个电话,问到了方木现在所暂住的宿舍地址。

 



 

他最终在烟雾缭绕的暗室内发现了方木。

 

时樾鼻尖的汗啪嗒一声砸下来,他像是被满屋子起码抽了十二小时半盒以上的烟气烫了一下似的,摔开门大步走进屋里,半蹲下来,抓住方木的肩膀,吼道,你他妈能不能好好爱惜一下自己的身体?!

 

方木坐在地上,缓缓抬起头来,平视他。他看着时樾,既不是发呆,也不是怔愣,却又毫无感情波动。那是真正的空无一物,是彻骨的绝望与满目的荒芜。




tbc

今儿有点累所以晚了

评论(15)

热度(142)

  1. 凌无妖史前停更博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