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前停更博主

我选择下海然后擦干冬天娘

【时木】子时方休 6

双更

先看今儿的首更再食用





时樾眉梢一动。

 

他的心里五味杂陈。眼前这条子,想一出是一出,光今天一天,搞得他心情过山车似的。凌晨搂着他哭哭啼啼,早晨抱着不放手,醒来又跟那儿扭扭捏捏,傍晚了一下子翻脸不认人。说做兄弟,好吧,他回头找了女人,丫居然堵到酒店来,还逼着他从“兄弟”和妞儿中间二选一——自他时樾从安宁那儿自立门户出来,几时有过这么被指哪儿打哪儿地使唤?

 

方木捏紧拳头,惴惴不安地看着时樾揉着眉心回过身子,往他女伴儿那走去。方木看他回身回得决绝,再想起自己刚才说了什么,仿佛被时樾这一扭身甩了一巴掌。有些不甘心地追了两步。

 

却正巧听见时樾在那儿谢罪请假。

 

不知时樾说了什么,女伴儿一脸不可置信的眼光看着他,又看看方木。

 

时樾生怕她对条子做出什么事来,手摸上姑娘后腰,一边温和地承诺。姑娘是新客户那边来的人,本来就是为了谈新一笔的投资事宜。时樾为了打发她,原本想再磨一磨的条件也不管了,咬了牙盘下来。姑娘这才一步三回头地走了,一回头看方木,二回头看时樾,三回头还看方木。方木被她看得,哒哒的高跟鞋声仿佛都踩在心里。

 

时樾看着她离去背影,心里喃喃,他时樾喜欢一个人,哪儿能这么喜欢?真是连他自己都没想到。

 

方木那厢还懵着,时樾这才走到他身旁,道,走吧。

 

而后牵气球似的把方木拉走。

 

 



酒店离清醒梦境和方木家的公寓都不远。一直走到公寓楼底下,方木的脑袋里还回荡着他刚才豪气干云的宣言,仍然在恍惚。都走到家门口了,时樾都停下来了,方木还无知无觉。

 

时樾看不下去,拽了他手肘一把。

 

方木如梦初醒,拿钥匙开门。

 

门有两层,锁有些锈了。楼道里灯坏了,极暗,方木对锁孔对了半天。一边摸索,一边也犹疑良久,还是轻轻开口,问,你是怎么知道我住哪里的呢?

 

时樾还以为那梦呓似的是方木自言自语,直到方木又问了第二遍。他才勉强说,第一晚。

 

方木打开了一道,反应有些慢地回头看他,眼睛在黑暗里晶莹发光,你是说你跟踪了我么?

 

时樾道,我在你家楼下站了一天。

 

方木问,然后呢,看到我下班后走到阳台,你认准了哪间,才把无人机飞上来?

 

他说着,一边打开了第二道门,踏进去,开了大灯。时樾被这突如其来的光源照射得一时无所适从。方木又追问了一句,是么?时樾才皱着眉头称是。

 

方木把钥匙放在一边,咬着嘴唇,才说,我说了……你不用对我这么好的。

 

时樾抬手止住他话音,烦闷地说,够了。

 

他也不认生,熟门熟路跨进厅里,在沙发上叉着腿坐下来,问,你找我什么事?

 

方木一愣。

 

时樾十指交握,眉心蹙着,挑着一边眉看着他,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时樾是真的以为方木只是还有话没同他说清楚,又碍着酒店场合和女伴的面儿,不好讲,便随意找了个托辞。毕竟像方木这种性质的警察的家,保密系数可不是一般地高,他何至于用这么蹩脚的缘由来暴露这里。时樾甚至一早做好了鸿门宴的准备。而即便在他这样的认知下,他还是几乎没有犹豫地抛却了怀中的温香软玉,时樾觉得他自己简直是疯了。

 

他望着方木,方木也望着他,良久,小警察舔了舔嘴唇,才说,我的确没有买什么新套子……

 

时樾没动,接着听着。

 

那小警察接着说,但,但,你可以不用套子——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也像是自己才意识到家里没有套子似的,话里略微有些手足无措的慌张。

 

然后方木开始一颗一颗地解开自己的扣子。他穿了件蓝色的牛仔衬衣,这时候从最顶上的扣子开始,纤细莹润的指尖仔仔细细地纽开扣子,衬衣的领口裂开,把柔嫩雪白的胸脯从他自己的指尖放出来。

 

时樾端坐着,一动不动。

 

扣子全解开了,方木看看自己漏出一隙肌肤的身子,踌躇了一下,不好意思似的,并没有把衬衣全撂下去。而是微垂下头,开始解起自己的皮带来。

 

发丝落在眼前,柔软垂下来。

 

时樾脑袋里的弦一下子就断了。


 

这可是你们说的





评论(63)

热度(3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