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嘘,我在写番外呢

想去曼谷芭提雅的注意了!东方公主号跟团游,提前预防一下,不然人妖会强制消费!

小假期国内哪儿哪儿人都多,再远的地方要不办签证不方便,要不已经去过。李易峰浏览完一遍,还是打算去国人度假后花园新马泰。查了一下,签证什么的要不可免要不可淘宝,方便得很。

 

到了泰国李易峰就后悔了,一处机场就是滚滚热浪,烤得人头昏脑热。陈伟霆举着伞,李易峰努力地把整个人都缩到大黑伞下。

 

好在一会儿就要日落。两个人安顿好行李,出门转了一圈。

 

泰国晚上有夜市,很是热闹。

 

街头有一个小型的器乐合奏,好几个本土乐器,李易峰都没认出来。他抱着胳膊饶有兴味地看了一会儿。

 

转过脸,陈伟霆已经不见了。

 

异国他乡,李易峰有点慌,又按捺下去,转回去接着欣赏。

 

陈伟霆提着一大兜子东西回来了。李易峰扒开袋子看了一下,一堆造型精巧颜色可爱的蜡烛,熏香,肥皂。

 

李易峰看陈伟霆眼神都变了。

 

陈伟霆百口莫辩:这是特产!

 

 

 

 

东南亚的特产还是蛮多的。

 

满地都是水果铺子。李易峰被菠萝香味吸引,挑了一会,陈伟霆抓着他的手,特别兴奋。

 

说,fongfong,你看这里猫山王卖好便宜!

 

李易峰用鼻子嗅都能觉出不妙来。他揪着眉头,看着陈伟霆跑远。

 

夜市的水果店旁边的标配,一个是榨汁机,鲜榨果汁用,另一边放着大篓子,里面装满了榴莲壳。他们所在的这家明显是规模比较大的,两个屋子,灯火通明,店内里有一排吧台,当地人用一种饭后泡吧的态度流连着,当下剥下的壳就扔在大竹篓里。

 

李易峰捏着鼻子离远了些。

 

陈伟霆欢快地拎着两个足球大小的小榴莲回来了,一步一蹦,眼睛亮亮说,老板说介个好吃沃!

 

李易峰说,我才不吃。

 

陈伟霆说,入乡随俗嘛,多难得,老板说今天这两个品质万中无一的。

 

李易峰略略略。

 

陈伟霆换了个思路,改说,其实这里榴莲很香的,跟国内不一样。你闻闻你闻闻。

 

李易峰一溜烟跑回酒店。

 

在当地的特殊氛围下,又出于平等和尊重,酒店禁止榴莲进入室内,明文规定就写在门口。

 

陈伟霆追了一路,垂头丧气拎着榴莲站在门口,来嘛。

 

李易峰站在门内微喘,带着一种小时候被女班长纠错时钻进男厕的安心和得意,说,我不!

 

陈伟霆说,达令。

 

李易峰:Nonononono……

 

陈伟霆石破天惊:老婆!

 

泰国华人也多,一下好几个人抬起眼睛看。

 

李易峰心里跳脚,又爱面子不好流露,恶狠狠竖起眉毛点点陈伟霆手上的榴莲,转头跑了。

 

陈伟霆。

 

蹲在马路牙子上吃完了榴莲。

 

 

 

 

进房的时候,李易峰偏头看了他一眼,然后把露在外面的一条腿塞回了被子里。

 

把被子拉高了点。

 

陈伟霆看着他眼神,觉得自己很冤。

 

 

 

 

陈伟霆被勒令先去洗澡。

 

两个人都太累了。除了陈伟霆好好洗完一个澡洗得有点HIGH,李易峰已经完全没劲儿了。并起腿让他蹭了一下,李易峰气喘呼呼说,陈伟霆你抽出去射。

 

对方超乖,依言动了,贴着他的颈动脉一声低哼。

 

李易峰顿了一会儿,迟疑着说,明天……要不要去看人妖?

 

后面一度只有一下一息的粗喘。

 

半晌,陈伟霆的手摸到他胯下,哼着说,不要了,你还小。

 

伶牙俐齿李易峰再次被他堵得说不出话,半晌挤出一句,陈叔叔,你真禽兽!

 

 

 

 

说起来,人妖也是一种特产。

 

必修项目是东方公主号。他们报了个一日游的团。

 

天蒙蒙黑,一帮人就带着上了船。

 

舱外涛声阵阵,渔火点星,舱内歌舞升平,酒池肉林。

 

两个人是VIP,被专门安排到了过道上。陈伟霆坐得最近,李易峰其次。

 

人群慢慢入场,表演前,有三两穿着演出服的小姐姐行色匆匆来去。

 

还有一些不表演的,做服务,个个一双美目笑容可掬。

 

李易峰观察陈伟霆眼神,心里打小鼓,终于拽了拽陈伟霆,说,我跟你换位置。

 

陈伟霆有些意外:你要看?

 

李易峰口不对心:当然!你坐后面去。

 

坐了一会,开始上些小零嘴。陈伟霆一边看小姐姐一边吃得开心,猛然被一只手掐住唧唧部位。

 

李易峰在他耳边恶狠狠:陈伟霆,现在公共场合你要是敢翘起来我就把你剪掉。

 

陈伟霆:公共场合里还掐我!

 

李易峰:我是在桌布底下!

 

陈伟霆:……那窝翘起来也在桌布底下!——嗷!

 

陈伟霆弱小可怜又无助:窝是功能好,能力强,又不是别的……

 

李易峰说,有那么好看吗?

 

陈伟霆说,的确有啊。

 

李易峰说,有我好看吗?

 

陈伟霆说,你怎么能和她们比?——嗷!

 

陈伟霆说,你好看你好看。

 

陈伟霆说,不对,你真的不要和她们比啦!!!!!

 

 

 

 

两个人打架一会,又开始小声嘀咕。

 

说,你说她们现在是喜欢男孩子,还是女孩子?

 

旁边导游听见了,说,女孩子的多。

 

两个人震惊!

 

 

 

 

表演开始,大翅膀大长腿美轮美奂。小姐姐们个个深谙撩人技巧,举手投足风情万种。舞跳得也棒。陈伟霆看得很入迷,突然发现好几个小姐姐一直在往这里抛媚眼。

 

陈伟霆想起导游那句,“女孩子的多。”

 

陈伟霆怀疑人生。

 

 

 

 

之后的自由合影环节,李易峰被当做游客代表拉上去。小姐姐们簇拥在周围走来走去,把李易峰围在中间。又拉着他合影,抱着他的胳膊,胸脯贴在李易峰大臂上。

 

李易峰从一开始的无所适从和处在人妖姐姐们中无法避免的少许腼腆,转而处变不惊。

 

陈伟霆目瞪口呆。

 

陈伟霆深深折服。

 

李易峰处在一群美艳的长腿小姐姐中间。

 

画面竟然如此赏心悦目!

 

 

 

 

放李易峰回来的时候中国游客都在起哄。小姐姐们跟来接李易峰的陈伟霆说,他很棒!很美!很有魅力。

 

李易峰泰然受之:谢谢。

 

陈伟霆:……

 

导游悄悄趴过来提醒陈伟霆:小费,小费。

 

陈伟霆:………………………………

 

 

 

 

友情提示:点赞并推荐这篇文章后,再分享到三个群聊,让你的朋友亲人们看见!!!谨防受骗!!!!!























再不转来不及了!!!!!!!!!!!!!!!!

李易峰主动关心人的时候是比较少的。




前阵子他工作忙些,陈伟霆在出差。好不容易陈伟霆出差回来了,照样忙得不可开交。

李易峰在家里看了一天的漫画,还临时起意下了个小游戏,打了两局也好生没意思。

外面淅淅沥沥地下雨。

北京这周入秋了,秋雨冻,又冻又凉。只要太阳不当空都冷得李易峰打哆嗦。他夜半数次在他恒温的家里手脚冰凉而怀疑人生地醒来。

李易峰给陈伟霆打了个电话。

李易峰说,喂?

陈伟霆很开心:喂,fongfong?我往回走了,马上回来。

李易峰说,喔,你那边雨大不大?

陈伟霆说,还好。

李易峰说,你带伞了吗?

陈伟霆说,不用不用,我直接回来就好,你放心。

李易峰听着他拍着胸脯的保证,条件反射地接好。平淡地挂了电话,李易峰再打开书。

一行字都看不下去。

明明对方说了没事,都是大男人,嘴上没事就是没事。

那他为啥要有愧疚感?

李易峰把那一行字看了几遍没看懂,深吸一口气合上了书。




雨势颇大,还可罕见地连绵下了许久。最要命是下在晚高峰的中点,国贸桥堵到瘫痪,好几个桥下都是积水。

李易峰没敢开车。生怕又遇上桥下积水,堵着堵着就给淹里边儿了,闷死。他从前看过这样的新闻,吓得半死。陈伟霆还笑他惜命。

挤着地铁一路奔南,人多得李易峰再次怀疑人生。听着带雨声的路况广播,脸都快贴到门玻璃上。他连换乘都不怎么会,走错了几回。坐到最靠近陈伟霆的那一站。

陈伟霆的车停在路边,前面是一大摊积水,车根本过不去。正犯愁,副驾驶坐进来一个人。

陈伟霆惊大于喜,缓过这个弯儿来,又喜大于惊。

李易峰别扭地抓了两把伞,丢在脚下地毯说,我来送伞。

陈伟霆叫他,宝贝。李易峰懵懂一抬眼,被搂住吻个正着。

这里广播信号收不清楚,天也暗了,路灯布置状况惨绝人寰。李易峰还记着刚才交通广播的内容,指着路,陈伟霆的车子才得以再启动。





这件事起码被陈伟霆吹了好几天。

聚会吹,party吹,每次见面吹,吹到朋友们倒背如流。

李易峰坐在一边,表情无辜掏耳屎。





还有一次是李易峰给陈伟霆做菜吃。陈伟霆不但全吃完了,还表现出了把盘子都舔干净的架势。

第二天清晨,李易峰被身侧人在床上滚来滚去的动作弄醒。

李易峰半闭着眼质问:你干嘛?!

陈伟霆哗地一下掀开被子:fongfong!你看吃了你亲手做的菜,窝的唧唧长长了一厘米!





从前。

李易峰困的时候,跟陈伟霆勾勾手指头,说你来。

要把脑袋靠在陈伟霆的肩膀上睡。

然后。

一寸一寸,一寸一寸,一寸一寸。

最后。

哧溜一下滑下来。


现在李易峰想睡的时候,说陈伟霆过来。

陈伟霆过来,李易峰说,靠在我肩膀上。

陈伟霆把脑袋搁在李易峰宽宽平平的肩膀上。

陈伟霆dokidoki。

李易峰头一歪,垫着陈伟霆脑袋睡得很安稳。

陈伟霆:老子只系个枕头呀!?


草鹅的心思你别猜

李易峰趴在沙发上打游戏:老兄,明天七夕。

陈伟霆:哦。

李易峰说,哦?!

陈伟霆在洗碗。

他探出头来,说,你要什么礼物吗?

李易峰晃着脚丫,说,不用了。

陈伟霆说,好的。

李易峰说,好的?!




晚上后来不了了之。

只是李易峰好像很不高兴,再加上排位连跪,骂骂咧咧地进屋去了。

陈伟霆在匿名论坛发了条帖子。

“对象说不用七夕礼物了,是真的假的?到底该不该送?”

底下回复:

“您贵性?”

“您对象贵性?”

“不一定,看情况”

陈伟霆数着胡渣子看了半天,最终挑了个贵性问题回复:男。

很快刷出了对方回复:女朋友?

陈伟霆沉思片刻,艰难地打了个,嗯。

对方很善解人意:女朋友的话,最好还是送的啦。口红啊,施华骡世奇啊,象奈儿啊,很好哄的。

这咋整,怎么都来不及了啊!

……咦?等等。

陈伟霆头顶上叮咚一声,冒出了一个小灯泡。




晚上翻云覆雨到一半,李易峰被压在床上满脸潮红,声音绵软,正准备到了,滴滴滴滴的电子音,陈伟霆闹钟响了。

背后吭哧吭哧的人突然停了。

变戏法似的掏出一个东西,说,fongfong,零点到了,七夕快乐!

说着他打开了盒子。

是之前他借给他用过的那个象奈儿胸针。

李易峰一口气没倒上来,化为一个白眼。

李易峰把陈伟霆踹下床。














陈伟霆很无辜:象奈儿啊!贵重啊!漂亮啊!你们金牛座不就喜欢这种闪闪发光的东西吗!

关于保持身材

一晚。


陈伟霆刷牙的时候对着镜子发呆。


陈伟霆说,我发现,刷牙已经不能阻止窝吃东西了。


李易峰说,你想吃啥?


陈伟霆说,拉面。


李易峰说,别了……


陈伟霆说,火锅。


李易峰:咱走吧,披上衣服。





走出门之后,陈伟霆说,我还想吃生蚝……


李易峰捂脸。





有的时候李易峰会拦住他。


陈伟霆说,我想吃鹅腿。


李易峰说,不要了,最近控制一下身材。


陈伟霆说,你的确得控制一下。


李易峰说,你说什么?


他正在打台球,顺手操起米长的杆子凶神恶煞地转过去。


陈伟霆在抹巧粉,双手自然弯曲,膀子放松,肱二头肌宽于脸。


李易峰说,你说得对。





夜里。


床上。


李易峰百思不得其解。


李易峰翻了个身把一条腿横在陈伟霆腰上。


惊觉:日你仙人板板哦腰还这么细!


李易峰说,你身材,怎么,怎么,怎么……弄的。


陈伟霆说,健身啊。


李易峰说,然后呢。饮食上?


陈伟霆说,还好吧,就健身。


李易峰说,饮食上不用控制?真的!


陈伟霆说,你的话要控制。


陈伟霆嗷呜一声。


陈伟霆说,其实练够了的话,你不控制也可以。





李易峰被陈伟霆带着健身。


先简单活动一下,然后上器材。


陈伟霆侧过脸,看着身边同样躺姿起胯的李易峰。


不由好笑,问,里抖什么?


李易峰说,谁抖了?


陈伟霆说,我抖,我抖。


又去举铁。


李易峰正跃跃欲试,没举多久,有看不下去的教练走过来。李易峰正在期待他指点一二,教练径直对陈伟霆说,威廉,不要举了,差不多算了。


陈伟霆说哦。


又一起换了个坐姿推胸机。


陈伟霆上去选了35kg,李易峰站在原地不动了。


陈伟霆说,愣着干什么,里放窝一半重就好。


李易峰士可杀不可辱。


但过两天还要拍戏,李易峰想我不要耽误剧组进程。


眯着眼选了30kg。


两分钟后。


拉完35kg的陈伟霆还要把李易峰抱走。





为了避免自尊心受到打击,李易峰提议二人分开练。


陈伟霆把坐姿下拉和史密斯机也玩过一遍,去找李易峰。


李易峰选了个他觉得相对最轻松的,躺着,就蹬腿,就完了。一躺做了十分多钟。


陈伟霆悄悄问教练,那个是什么沃?


教练说,练臀部的。


教练说,哦,塑形的,一般女生练的比较多。





陈伟霆没有忍心告诉李易峰。




————


























bb两句。

控制身材是永恒的话题

减肥喊得最烈的就是身边的瘦子们

这是一种自我要求

所以希望意难平的身材歧视们

涨涨见识,放平心态

也多对自己有一些审视与要求

适度健身,受用一生👍🏻

160730快本,不愿透露姓名的陈先生说:
前两个星期,兔颜间我有一个北京的朋友想到香港纹身,然后呢那个纹身师傅就跟我说,那叫你的朋友发一个他想纹的图给他,然后我就是一个中间人。我就说噢那你给我图片,然后我给那个纹身师傅。然后类似(上图)这样的,然后我还以为他在搞笑……为什么要纹一个这样的图案……然后原来是一个art piece

#我也不知道你在北京有几个朋友
#就是假如那个朋友万一是我们认识的那个
#李先生:HEY MAN!!!!! ROCK YOU BRO!!!!!!!!
#也有可能是人家自己画的呢

耳钉

李易峰有耳洞,本来也是戴耳钉的。
后来有一回。

李易峰被陈伟霆的领带蒙着眼,努力含着他动作。差不多要去了,陈伟霆想撤出来。结果和底下埋在他胯间的人没配合好,陈伟霆腰一顶,肉头顺着李易峰滑嫩的脸蛋儿直接顶到耳洞处,在他腮边留下长长一条水痕。
那会儿李易峰戴了个💘形状的,陈伟霆送的纪念日礼物。
唧唧一戳,陈伟霆痛得嗷呜一嗓子。

之后呢,李易峰就不再戴耳钉了。

老掉牙梗





李易峰出差。


陈伟霆不在身边。


李易峰忙了两天,把事儿都忙完了,就剩下作陪的活计。


闲着闲着,手机弹出一条微信消息。


李易峰欣喜打开。


微信运动。


这里刚刚下午,自己才走了一两千步。


李易峰翻到陈伟霆,步数一万六,8个人点赞,他也点了个赞。


把陈伟霆设置成特别关注。





李易峰发现他可以通过陈伟霆的微信步数来想象他每天的生活。


比如北京时间八点半,步数还是1步。


北京时间九点四十左右,步数变成了四千多。应该是起了床,在小区楼下跑步。


北京时间十点起,步数就定格在那将将四五千的地方,没再变过。


应该是在桌前坐下了。他知道威廉最近在考一个证书,每天都会很刻苦地复习一阵儿。


这种不变维持到北京时间下午四点。


北京时间下午四点半,步数上涨了一万。


李易峰想威廉今天健身房去的真早。


北京时间下午五点零五,步数突破两万。


也许是从健身房沿着河堤跑步回家了。


最后定格在两万一左右。


大概是回家路上下楼跑了趟超市。


李易峰咂了咂嘴,想念起那人并不很美味的手艺来。





两天过去,他跟他之间有了种默契。


李易峰甚至不想在宅在公司安排的条件优良风景独好的小公寓里了。


陈伟霆步数增加的时候,他也想出去走走。


好奇怪啊,他这么懒得动又宅的一个人。


一次在街头篮球场跟几个高中小毛孩儿打了场街头篮球,也达到一万九的李易峰大汗淋漓地想,不就是这点儿步数嘛,我也走得到啊。





就在李易峰的平均步数即将慢慢追上陈伟霆每日一万五左右的步数的时候。


一天清晨。


陈伟霆的步数居然从北京时间九点整就到了一万三!


李易峰:我擦。


李易峰想,拼了。


李易峰直接跑去健身房,又是抻又是拉又是弯腰又是顶胯。


完了又上动感单车,跑步机,嘿咻嘿咻加了一小时。


然后再从健身房跑步回公寓。


累死累活的一天下来,走到了二万二。


一看陈伟霆的。


四万!


李易峰不服。


第二天起来全身上下都疼得不行。一下子练得狠了,手指都抬不起来,走路没走稳都要嗷一嗓子。然而还是照常跑健身房,再次练到浑身酸软。


二万五。


一看陈伟霆的。


四万八了!


李易峰不服。


有多不服。


他打了个越洋电话。


打给陈伟霆,陈伟霆关机了。


李易峰忙看时间,北京时间九点多,这睡得哪门子觉呢?


再打,还是不通。


直接打到家里,陈伟霆终于接了。


李易峰满腹委屈,问,怎么不接我电话?


陈伟霆说,昂?什么电话?


李易峰默默把气压下去,又质问,你是不是在WeRun上装外挂了?


陈伟霆说,昂?什么外挂?


李易峰说,哼!还在装傻!


快打满一分钟了,李易峰啪地挂了电话。


陈伟霆一头雾水。


却只能不明所以地去考试。





过了几个小时。


陈伟霆走出考场,想着断网失联复习了这么些天,终于可以把绑在旺仔身上的手机拿回来了。


为了纪念“兄弟”跨越半城买来的粽子,这个节日也成了他们每年一个重要的纪念日。

李易峰下班回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门缝里没有灯,李易峰疲惫地伸手去手包里掏钥匙。加班让他头昏脑胀,他站在门口,昏黄的灯下摸钥匙,僵立了两分钟。

这才摸到。

他叹了口气,怼上锁孔,开门。

刚走进门两步,打开玄关灯。

手刚摸上开关。

一声暴喝:fongfong!生日快乐!!

李易峰一愣,还没反应过来,黑暗里劲风一阵,蛋糕迎面拍在脸上。

手势没刹住,开关按下,光亮起。

陈伟霆极兴奋地维持着投射姿势站在面前。

身后有马天宇,乔振宇等等,何炅一脸欲言又止站在最后。

陈伟霆兴奋地抬头。

傻了。

陈伟霆赶紧冲上来:你还好吗!你怎么不躲!!

李易峰先是呆住。

而后气得睫毛都在颤。

他胸膛起伏得愈发厉害。

蛋糕一块一块滑落,掉地面。

李易峰转身跑了。




陈伟霆傻了。

他把自己头发用力向后揉,末了一跺脚,气自己气极了,大喊了声。

围观群众不敢言语。




李易峰没顾上洗脸。

跑楼梯下来的时候随便抹了一把。陈伟霆恶作剧的蛋糕不大,平时用点心,以他的习惯一定是躲得开。

但他刚才实在太累了,手指都提不起来。

李易峰越想越委屈。

他平时多注意自己形象啊。现在居然一点心思都没有,顶着奶油浑浑噩噩地走。

小区后院子是一爿净地,没有光,没有声音。偶尔路过两只野猫。

李易峰坐在破落长椅上,前所未有地委屈。

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他看不见,不知道自己已经哭得眼睛红。

他想得到安慰,又拉不下脸回去找他。

想来陈伟霆纠集一群人在那,是给他准备了party的。

可他现在一点享用的心情都没有。

李易峰更深地埋下脑袋。

这里这么偏,他能找得到么?

又或者,根本没想起要来找吧。




李易峰是下班回家,电梯刚上来。陈伟霆一下就摁到了电梯。李易峰是跑楼梯走的,他便以为乘电梯铁定来得及在楼下堵住他。

结果整整17层楼,停了五次。进来一家三口,一个小姑娘,一个外卖员和一个家长带学生。

陈伟霆急躁到爆炸。

那一家三口是夫妇带着个小妹妹。看了看陈伟霆的脸,哇一声哭到脸皱。

夫妇不很赞同地看着陈伟霆。陈伟霆带了个黑口罩,露出来的眉眼像要杀人。

终于到了一层。陈伟霆旋风一样冲出去,左顾右盼,没有了李易峰的影子。




夜很凉。

李易峰衣服一直只图风度。想着出入都是白天,室内也暖和些。

五月初的北京,夜里还是彻骨凉意。今日是个晴朗夜,月朗星稀,气温降的更厉害。

李易峰打了个喷嚏。

他慢慢地抽抽嗒嗒起来。哭泣和寒冷让他发出的声响愈加可怜。




陈伟霆看了眼时间。

二十分钟过去了。

他已经跑了七八公里的地方,转来转去,焦急在路上搜查每个行人的脸。

心急如焚。

陈伟霆猛地扯下口罩。

喊,李易峰!!!

李易峰!!!你出来好不好!!!是我不对!!!!

路人面面相觑。

年长者了然偷笑,年轻者窃窃私语。




李易峰猛地抬头。

那人的声音从街口遥遥传来。他不由得站起身,走了两步。

终究还是退回去坐下。

他本来尚可算坚强。一听陈伟霆的声音,可能因为太焦急,可能因为太不知所措。不知为什么,李易峰更忍不住了。

鼻涕都流下来。尽管他一抽一抽地,努力让他缩回去。

李易峰一点包袱都没有了。反正他自己看不见。

他干脆大声嚎啕起来。




嘴一下被人捂上。

陈伟霆的声音前所未有地近,贴在耳边。

说,我可不想让别人看见。

李易峰吸溜,又吸溜,不说话。

陈伟霆说,不然有人要跟我抢。

李易峰胡乱拿他的手抹眼泪,哭腔说,抢……抢走算了。

陈伟霆柔声说,宝贝……原谅我一次。

李易峰上气不接下气。

眼角红彤彤的,翘鼻头也红彤彤的。眼里碎满了银河。

陈伟霆抱紧了他。整个臂膀箍住他小一号的。

李易峰在陈伟霆怀里呆了一会。

那里很热,很暖。很坚实,有咚咚的心跳。

脸靠上去,触感很好,令人踏实。

陈伟霆看着李易峰从躁动渐渐安分下来。

复又重新激动起来。

李易峰断断续续说,威,威廉……威廉,我……我压力,好大……

陈伟霆摩挲他的发。

李易峰说,我……呜,我没有空……没有空休息,没有空……睡觉,没有空陪……陪你……

陈伟霆说,没事,我知道。宝贝。我都理解,我都知道。

李易峰说,你,你不知道……呜唔,我期待了很久……期待了很久今天要怎么过生日……这是我的三十岁生日……我的三十岁生日……

陈伟霆抱得更紧。

李易峰说,我……过成这样,被人……呜,看着,看着……没办法,做想做的事……很不自由……很,嗝,不自由……

陈伟霆任他哭,任他捶打,把鼻涕眼泪都抹在自己的打底白背心上。琢磨着回去得洗多久衣服。

李易峰说,你说你,知道……知道,嗝,还这么对我……呜呜呜……孩子也给你生……生了,人也……都是,都是你的……你还……

陈伟霆亲亲他。

李易峰诉说着,被陈伟霆亲吻着。慢慢地,慢慢地,平复下来。

夜凉如水,月过中天,树影旋转。

陈伟霆还是搂着他。

李易峰已经完全安静下来。

陈伟霆说,你看。

他指着星星。

李易峰说,干,干嘛?

陈伟霆说,……你是我的星星……

他贴着他的耳廓。嘴唇一下下刮过软骨。

陈伟霆说,你那么好。我不舍得你受委屈,我想你一直闪闪亮亮,被所有人仰慕,被所有人爱,开开心心做你的大众情人。

陈伟霆说,因为那是你的梦想。你想做什么,我一定要为你做成什么。你不想做什么,我这辈子也不会去碰什么。

陈伟霆说,但是答应我,要自己高兴。如果累了,就不要闪了。你下凡,我在这里接住你。我们回家。

李易峰咬着他的衣领。

眼泪又想往外流,被他止住了。

李易峰说,骗子……骗我回家,还作弄我……

陈伟霆揉弄着他发顶,说,这一次真的是我错了。我没有借口……所有的真话,都是为你说的。你还原不原谅我?

李易峰不说话了。

陈伟霆没有动作。仍然眼睛里盛满了温柔到人肝颤的神色,就这么凝视着他。

李易峰五指攥紧了陈伟霆前襟。

埋着脑袋,露着后颈。

说,……好。




陈伟霆走在前面。牵着李易峰,从杂草丛中硬生生踩出一条路来,才让李易峰走。

口里一边说,你也真是,怎么跑到这种地方里来的。

李易峰没回答。

这一下子磕磕绊绊的,也许是因为拉着手,短短的路生生走成十几分钟。

前面才见到光亮。

是小区的路灯。

陈伟霆站在光下,伸着一只手。

李易峰把自己的手递给他,由他把自己从暗中拉入光明的世界。




李易峰小声说,你也是我的心肝宝贝。

陈伟霆掏耳朵:什么?

李易峰打他:别用你糊弄小姑娘那套来糊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