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大

不介意圈热圈冷
我是热的

【时木】子时方休 26

方木生日前夕的一个周五,时樾本想接他去看场电影,《异形》,两个人叨叨了很久。当天下午却突然被方木放了鸽子,说临时要和副局长一家子吃个饭。回来的时候,时樾本能地嗅出他周身的气氛不怎么好,却由于方木的理由过于无懈可击,终究是没能问出口。

 

第二天,是周末,少有地,方木又一大早出去,竟然一直到晚上才回来。

 

时樾被晾在家里一天,心都凉了。

 

却也不好多说什么。尤其是看着方木脸色。

 

他开始暗暗担心起是不是安宁那边做了什么动作。

 

周日晨,方木被他折腾得沉沉睡着,没醒。时樾整理屋子,方木昨天被他从进门就开始弄,公文包里东西在玄关洒了一地。时樾去捡,其中有一本警员日志,他知道方木有的时候会在上面记些很主观的东西。

 

几乎没有什么犹豫,时樾从最后一次笔触痕迹开始翻看。

 

最后一次是周六的一段摘抄,再往前是手绘地图,画得很草。在前面是一些案件细节,梁四海的粗略画像,线索树形图等等。

 

翻了十几页,找到的唯一一点事关他本人心情波动的是两个表情。一个笑脸,一个哭脸。都很拙劣,一个圈儿里面加三笔的那种。时樾看着那日期,开始拼命回忆起那个日子与自己的点滴联系。

 

时樾自己没有记日记的习惯,也比较少发朋友圈,微博几乎没用,像个僵尸号,只关注了方木一个。翻了一圈当天竟然愣是没发过任何,以至于他都有些绝望。最后还是翻到了微信聊天列表,才从一个客户的交谈记录里记起来,方木画上笑脸的是在他第一次接送方木上班那天。

 

当日他先是傻乎乎地跟在方木的车屁股后面慢吞吞地蹭回家,然后被方木甩了一句我只是把你当兄弟,他飙车走了,方木回家,恐怕是在那时候画下的两张脸。

 

时樾啧了一声。方木这人有种奇怪的能力,他不但能与人共情,也易招人共情。

 

换句话说,就是真他妈的让人心疼。

 

那天的再然后,方木去酒店找他,他放下手里的美妞第一次跟着方木来到这窄小房间,就在他此刻身旁的沙发上。

把方木操坏了。

 

时樾又啧了一声。

 

他翻回头去看方木最新的那篇摘抄。

 

“爱情不是一种与人的成熟程度无关,只需要投入身心的感情。如果不努力发展自己的全部人格并以此达到一种创造倾向性,那么每种爱的试图都会失败。”

 

这啥玩意。时樾回头看了眼床上安睡着的方木,捏了捏眉心。

 



 

方木醒来之后,时樾已经打扮齐了一整身衣服,站在门口穿鞋。

 

方木揉着头发迷迷糊糊走出来,就见他一副整装待发的样子。刚要张口,时樾说,我先下楼开车,你穿好看点儿啊。

 

留下方木一个人懵逼。他在久违的空荡荡的屋子里愣了半晌,独自完成了洗漱流程,想起时樾说的穿好看点,坐在床上发了会呆。

 

时樾打电话催他:干嘛呢?

 

方木说,唔,挑衣服呢。

 

时樾笑了,你穿什么不好看啊?我说笑的。

 

他挂了电话,坐了一会儿,副驾驶门被拉开。

 

时樾一回头。

 

绝了。

 

方木穿了身长衬衫,是雨后潭里映出些许天色的蓝,领口不太规则地打开,露出片皮肤来,方木给自己系上安全带,动作间若影若现。

 

时樾低声说了句你是想让你老公硬着开车啊。

 

方木没听清,问了句什么?

 

时樾说操,把人薅过来抹了一嘴口水,被方木笑着推说别别别,你是狗吗!

 

时樾停了,说,你养我吗?

 

方木没反应过来:什么养你?

 

时樾说,你说我是狗,可不得养我吗?

 

方木嘟囔了句,揉着后腰小声说,我可养不起。


评论(19)

热度(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