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前停更博主

我选择下海然后擦干冬天娘

【苏凯文X吴邪】致校方的一封检讨书

敬爱的校领导、可亲的老师们:


      你们好!

      我是建筑学院建筑系2014级本科生吴邪。今天,我将在此,怀着真挚又沉痛的心情,做出我对3月13日下午犯下滔天错误的深刻检讨。

      2017年3月13日下午,约15:15分时,我身在第六教学楼,方才结束了一堂别开生面大学英语课的学习。打完下课铃以后,同学们纷纷走出教室;而我认为即使是课后,也应该将宝贵的青春时光全数投入乐趣无穷的学习中。因而,我在原来的位置上坐了下来,再次翻开我的英语课本,畅游在知识的海洋。

      正在此时,该课的任课老师,苏凯文副教授在讲台上收拾完了东西后,巧合之下注意到了自习的我。苏凯文副教授对于我热衷学习的精神给予了毫不吝啬的赞赏与鼓励,并非常友善和蔼地回答了我数个问题。在我们对于学术问题的讨论中,我与苏凯文副教授对于彼此的认识由于在学习一事上的高度一致而得到了来之不易的提升。当时,约17:40分,经过长达两个多小时的精神交往,苏凯文副教授的形象在我的眼中,已然成为了学习的化身,成为了知识的代表。请原谅我实在无法忍耐自己对神圣知识的渴求之情。于是,我出于本能,没有抗拒这种神思的接近,这种意趣的相投与这种肉身的激昂,与苏副教授登上了情感的快车,打开了禁忌的门扉,进行了更加深入的沟通交流。在这样的互动中,苏副教授与我的灵魂与肉体都从由内到外的完全契合中,得到了一种可贵的升华。事后,我们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理想,我的眼界和胸襟,还有许许多多的地方,都在苏副教授的帮助下大大拓宽了。

      我的错误有三。第一,我不该在教学楼如此圣洁的地方,与苏副教授进行超乎常理的过于深入的交流。我忽视了当我们交流至酣处而难以自抑时,也许发出的声音,会干扰到隔壁教室的同学自习;我忽视了我们交流得如此默契,也许会伤害到一些同学的内心感受,对他们的身心健康造成不可逆的毁灭性打击;我忽视了在我们深入交流期间,苏副教授所流露的风度翩翩与他的经验丰富,也许将对苏副教授未来的为人师表带来不好的影响,使得同学们无法在日后上苏副教授的课的时候达到内心的平静。

      第二,我不该在这个不恰当的时间,过早地与苏副教授进入如此的深度。只是命定之人间的情意好像龙卷风,当下的那一刻好像雨珠落下地面,春笋冲破土壤,好像订书机的上齿和下齿必然相碰才有意义,好像没电的手机若失去充电器的插入必将奄奄一息。于是,我们没能克制我们来源于上亿年前的,深植于脑海中、心底里的本能冲动,并深深地屈服其下。对此,我感到十分羞愧。

      第三,我不该在与苏副教授的互动期间……叫的太大声太浪,长得太好看,抱得太紧抠得太深,搞得苏凯文根本hold不住差点被我榨干第二天差点根本上不了课!我就乐意怎么着!这破检讨书老子真是不想写了完全编不下(试笔水一样的胡乱划痕)苏凯文,为什么不是你来写?!?!你是老师了不起?(狠狠的笔道儿)好生气。我真有文采。(画了个笑脸)





苏凯文拿着寄到他办公室的检讨书笑岔了气。怕人发现用手遮着脸,笑得像一只漏气的皮球。还忍不住,笑得歪倒在会客室的长沙发上。


校长说,你笑够了没有。


苏凯文说,爸,我保证。下次一定注意。但兴许十个月后可以给您抱一个这么可爱的乖孙子回来,也许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说着把检讨书拿过去,给校长看。


校长扫了眼。


校长说,那你可一定要搞定人家。


苏凯文说,爸。


校长说,有什么不懂的,不确定的,不会的,及时来问我,及时沟通。


……


校长说,文采真的不错。

评论(55)

热度(406)